首页 > 书库 > 《大汉》大汉东皇传 娘受 大汉SM

大汉

历史连载中

经典小说《大汉》由李瀚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瀚,季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李瀚开口之前就已经仔细推测过了,如今的他年方十岁,若是表现的太过老辣狡猾,季家人必然不会放心任他离开,与其如此,还不如表现出莽撞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5 13:00: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大汉》由李瀚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瀚,季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李瀚开口之前就已经仔细推测过了,如今的他年方十岁,若是表现的太过老辣狡猾,季家人必然不会放心任他离开,与其如此,还不如表现出莽撞

《大汉》免费试读

李瀚开口之前就已经仔细推测过了,如今的他年方十岁,若是表现的太过老辣狡猾,季家人必然不会放心任他离开,与其如此,还不如表现出莽撞、冲动的样子来,免得他们忌惮。

至于要家产,若是要的多,他的便宜大伯二伯肯定不会答应,那处庄园远在城外,应该不会被这家人看重,这才开口索要,现在听老爷子这么说,他心知有门,一阵惊喜。

“只要把我父亲的药园给我们,我李瀚发誓此生此世,不再踏进你季家半步,也不会吃你季家一粒粟米。”李瀚怒目圆瞪说道。

“李瀚?怎么你现在就不屑于姓季了?”季番越发觉得这孩子铁骨铮铮是个好苗子了,迟疑的说道。

“是!小爷姓李!”

季番黯然说道:“重儿,去把药园的地契拿来给他们吧。”

李瀚猛然想到一个可能,就冷笑着说道:“除了地契,咱们还需立下字据,药园归我后季家不得反悔,不得借此找事。”

李瀚这句话一出口,一家子都哄堂大笑,觉得这孩子简直是疯掉了,季家家赀万贯,区区药园顶多也就价值一两千钱,他居然以为得到了什么宝贝呢,还怕季家反悔,真是可笑。

但李瀚丝毫没有觉得可笑,他自信凭借知识跟头脑,发财那是迟早的事情,若是以后季家诬赖他的发达是因为药园,倒也是一件麻烦事,不如现在弄清爽。

季番看李瀚不卑不亢的样子,挥手说道:“既如此,立约。”

账房先生过来写下了一式两份字据,明明白白写清楚李瀚母子得到药园后,跟季家再无关联,而季家日后也不得借口药园去骚扰李瀚母子。

拿着字据地契,李瀚搀扶已经哭得浑身发软的李婉上了马车,带着一对仆人走出季宅,小脸上都是刚毅,从进门到出门,没有落一滴泪。

季家大部分人也都松了口气,争家产的小崽子如此好打发让他们很满意,除了老爷子跟老太太看着李瀚满眼不舍,其他人都是恶毒的嘲讽。

季家门口,簇拥了好多来吊唁或者是看热闹的人,他们看着李瀚走出来,纷纷赞叹这孩子有骨气。

在季家一个仆人的带领下,马车穿过霸城,不时有骑着战马的军士路过,出城不远就是兵营,营门距离大路大约500米,往后看整个营区黑压压一直到后面半山处,旌旗招展,训练的呐喊声阵阵,果然是威武森严。

行走大约十多里,灞水再次出现在面前,沿灞水北岸西行,一处庄园出现在眼前,没有篱笆,也没有围墙,密密麻麻的花椒树围绕着种了一圈,中间一个简单的柴扉。

那仆人说道:“小少爷,这里就是三爷的药园,你们保重。”

李瀚推开柴扉,带着三个“搭档”走了进去,院子里还有一处挺不错的房舍,这让他小小的惊喜了一下。

正中位置三间房舍,是住的地方,家具器物齐全,左侧两间小厢房,里面摆放的是各种农具,右侧是一个诺大的房间,里面一层层布置着木架子,放着很多大的竹箩,是处理药材的房间。

认亲的遭遇严重打击了李婉,她万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机又找了个儿子,还是落得个被扫地出门的下场,此刻心如死灰,别说拿主意了,就连话都不愿意说。

李大的媳妇名叫金环,她急忙把卧室收拾出来,扶着李婉进去睡下,又把另一边房间给李瀚收拾了,按他的吩咐把他的大包送进去放好。李大把放农具的房间收拾出来他们两口子住,一番忙碌之后,就是一个像样的家了。

李瀚也没闲着,他以药园主人的身份去巡视了一遍已经属于他的疆域。一圈转下来,他十分惊喜,这个药园足足有四十亩,若是好好利用,绝对能够获得最大收益。

回到屋里,发现李婉起来了,脸色苍白,神情呆滞的跪坐在刚铺好的竹席上,憔悴的像没了水分的菜叶子。

李瀚知道她心里不好受,走过去脱了鞋子也跪在席上,心里不住咒骂汉代人傻,沙发没有也就罢了,连椅子都不会做,一个个跪在席上难受不难受。

“母亲,你觉得怎么样?”

李婉慢慢抬起头看着李瀚,沙哑着嗓子说道:“小郎君,我知道你是个有能耐的孩子,但我并不想拖累你,实话告诉你,其实你并不是……”

李瀚认为李婉对他的母爱是真实的,现在投亲不遇怕拖累他,这是要说出真相一拍两散了,打断她说道:“娘,从我醒来叫您第一声娘亲开始,您就是我李瀚的亲娘了,我说过,以后咱们母子相依为命,我不会丢下您的。”

李婉呆呆的看着李瀚,他的神情给了她庞大的信心,她几乎觉得,这个孩子将会是她未来的真正依靠,那种万念俱灰的心情也活过来了许多。

李瀚一番哄劝,李婉渐渐止住了哭泣,拿出一串铜钱递给李瀚说道:“瀚儿,你爹去后,变卖了所有家产,除了买两辆马车,就剩下这些钱了,你拿去看如何花用吧。”

李瀚接过这串钱仔细看着,认出这是汉初流通的四铢钱,用麻绳穿着,这一串大约有三四百枚,根据他的常识,在这个时期汉朝采取无为之治,与民休养生息,轻徭薄役,十个钱应该能买一斗粗粮,那么,这些钱应该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但是李瀚并不想坐吃山空,他想去街上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赚钱门路,尽快的站稳脚跟,打算停当后,解开钱串子取了一百钱下来装在身上,带着李大去了霸城。

出城的时候因为心里不爽没有看清,此刻李瀚注意到城市的区域并不大,看起来是因为兵营在附近才发展起来的,主街道两边,各样商铺齐全,最多的却是餐馆,卖的大都是羊肉,面食。

李瀚在现代时去过西安,吃过有名的羊肉泡馍跟肉夹馍,但现在貌似并没有这两样东西,就是煮熟的腊羊肉一块块码在那里,另外也有炒菜,看起来那两样美食现在还没有面世。

此刻已经午时,李瀚倒也饿了,带着李大信步走进一家餐馆,要了两碗面,两个菜,端上来看时,都是水煮菜,一入口差点吐出来,那味道古怪极了,说咸不咸,说酸不酸,又丝毫没有辣味,难吃的要命。

“***,你家的饭食味道也罢了,怎么这酒这么没有滋味?”一个军官摸样的人骂道。

店小二小心翼翼的说道:“军爷,这已经是本店最好的酒了。”

“哼,比白水好不了多少!”那军官骂骂咧咧付账走了。

李瀚好奇,也要了一碗酒,喝一口果然是十分寡淡,连啤酒的度数估计都达不到,他心里一动,一个想法出现了。

出了餐馆,不远处是一家肉铺,门口停着一辆马车,两个男人正在把一大块一大块的猪肉搬上车,街道不宽,李瀚两人被堵住了,就站在那里等。

“老魏,明天还要二十头猪,拾掇好了我过来取。”肉装好后那个胖男人说道。

“好好,田爷放心,一定收拾妥当。”一个大冷天敞开怀,露着胸毛的大汉说道,很显然是肉铺的屠夫。

随即,那马车就走了,李瀚看着铺子里堆着两木盆收拾干净的猪头,另外还有许多内脏下水,心里一动就问道:“老板,谁能一下子买这么多肉啊?”

“小郎君,那是军营的伙头,两天就要买这么多的。怎么,你也要卖肉吗?”屠夫说道。

“这猪头怎么卖?”

“十个大钱一个。”

李瀚心里一喜,瞬间算了一笔账,赶紧说道:“老板,如果我全要了能否算便宜点?”

屠夫一惊:“小郎君敢怕是作耍吧?这么多猪头你全要了?”

李瀚用纯洁的眼神笑眯眯说道:“是的,不单这些我全要了,如果价格合适,以后你店里的猪头下水我全包了。”

“你要这么些猪头下水做什么?”屠夫觉得不可思议。

李瀚说道:“家母会做腊肉肉干,专门差遣我来买的。”

这个魏屠凭借跟军营伙夫头子是朋友,揽下了供军营猪肉的业务,但是军营不要猪头下水,这东西他往往就随意卖掉或者送人了,现在有人包圆怎能不喜欢,一开心就豪迈的说道:“这样吧,你若是长期要,就十个大钱一个猪头跟一套下水如何?”

李瀚喜欢的眉花眼笑,立刻拍板交易,因为身上带钱不够,让魏屠赶着马车到家再付钱,说好后魏屠立刻收拾装车,就送他们回去。

李大被小少爷的举动弄得目瞪口呆,想劝说又不敢,他总觉得自己有些怕这个捡来的小少爷,只好愁眉苦脸的跟着马车回去了。

李瀚进屋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勉强付了肉钱,魏屠走了。

这下子,除了李瀚兴高采烈,余下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

李瀚用看**的眼神温柔无比的看着那堆猪头,美滋滋的想:“这堆猪头,就算是我在汉朝立足的第一桶金吧!”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luochu.com阅读。

《大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