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端美人》美人如画隔云端 18禁 云端美人立场倒换

云端美人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宁久微新书《云端美人》由宁久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明寒,凌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长翘的睫毛微微忽闪,再次睁开的眼睛,灿若星子,静

|更新:2021-02-09 06:00: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宁久微新书《云端美人》由宁久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明寒,凌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长翘的睫毛微微忽闪,再次睁开的眼睛,灿若星子,静

《云端美人》免费试读

长翘的睫毛微微忽闪,再次睁开的眼睛,灿若星子,静如秋水。明寒峥然愣住,比之瑞雪还要耀眼,却又隔了万水千山,雾霭蒙蒙,难以靠近。

“我不想进宫。”

简简单单一句,融着无比坚定的态度,云端内心却很紧张,万一他拒绝了怎么办?

明寒意料之外的事,既然不想进宫又何必来明华,还顶着和亲公主的名头,她应该是北姜的棋子,甚至是细作,即便没有如此复杂又有哪个女人不爱慕荣华富贵,不是费尽心思一朝选在君王侧,三千宠爱集一身。

明寒更笃定的是,这个女人不会说谎。

沉默片刻后,带着试探性的口气道:“既然是和亲,你该知道自己的义务。”

“我只是还他的恩情。”

“他?姜青枫。”明寒依然不露声色。

“恩,他对我很好。”

“呵……”明寒嘴角带起一丝讥笑,“如此的话,这次本王也救了你,你要拿什么回报?”

云端淡然一笑,宛如风过秋菊,铺出一路逶迤,“没有我,你又如何能回来。”

琉璃茶盏在他修长的指间狰狞扭曲,这个女人以为凭那些血就能威胁他么?很好,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过如此不知分寸的女人了。

强压着心头不悦,冷然望向床边人道:“这么说本王应该好好感谢你才对?”

他的眼,太过锋锐寒冷,总能令人感觉连空气都不敢接近他,躲开他的目光,云端镇然答道:“没有你我也出不了那里,算不得是救你。我知你有能力,请不要让我进宫。”

云端刻意回避他当时不放手带给她的感动,因为她到此刻还理不清那种心暖而安全的感觉到底属于什么,这种不知名不确定的状态带来的只会是不安,所以她才急着与他撇清。

明寒不急着回应她,只定定地看着她手臂上的两道伤口,仿佛那温热又一次流进他的口中,细细的,潺潺的融入他身体每一处的血管里,然后一起流动奔腾。

半晌后他才起身背过脸,低沉地质问她,“谁允许你喂血给本王?”

云端气得差点就背过气了,她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人总令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生气,她是在救他好不好,应该只有她自己愿不愿意,哪里管得着他允不允许?

“我是在救你。”

“本王不需要。”明寒一字一字吐出,往日的绝情冷漠比之更甚却也没有现在这般艰难的苦涩,“一切都是你自愿,休想得到本王的半点好处。”

静,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到,明寒没有回头,带着不屑的神情踏碎了她一地的尊严,他没有看到她眼角划落的一丝清泪。

云端仿佛很久都没哭过了,眼泪令自己伤心,也会令父亲担心,所以她忘了如何去哭才最能释放。

和着眼泪,她的声音悲凉却倔强,“我说了,这样做算不得救你。”

明寒怔然,默不作答。云端隔着幔帐将过往一遍遍翻开,嘴角扯过一抹苦笑,喃喃自语“原来,我根本不该存在,所以才成了他们的负担。”

回不回去结果也一样,生或死,都只有一个人。

“死?死了就可以挑起明华与北姜之战了是么?”明寒冷笑道,瞬间靠过来一把抓起云端,眼里冒着怒火,尤其是那双毫不真实毫无生气的眼睛彻底激怒了他!粗暴的扯下包扎好的纱布,两道血痕已经结痂……

“做什么?”云端被他弄得浑身酸痛也顾不上了,他的神色像极了阎罗,她蹙眉用力抵抗着,“啊……”

伤口在他内力的震动下裂开,鲜血顺流而下,只一瞬间便沁湿了床单锦被,一朵接一朵的血莲盛开,妖艳绝焯,云端痛得撕心裂肺,而明寒的眸子噬血凛冽,似乎还嫌不够,他拔出匕首,狠狠划过那纤细嫩白的手臂,比前两道更深更长。

为什么这个女人将生命看得如此淡薄?为什么他历经万难努力挣扎换来的生命她却不当回事?为什么她与母妃一样在求死?为什么她们都不想想他的感受!

贝齿轻咬朱唇,明明痛到无法呼吸却仍然倔强地不出一声,明寒不觉松了手,带着杂乱的心情出了挽风阁。

“这样都承受不住,你有什么资格说死。”

挽风园的路突然变得特别漫长,穿花度柳,越湖绕亭,依稀能听到她压抑着的低吟,他不知道那种愤怒和极端都源于一种害怕。皇宫,御书房。

半山高的奏折堆积两垒,青龙瑞纹砚边一支朱笔浅搁,天佑帝长舒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白皙的皮肤镶嵌着刀削般充满立体感的五官,金龙黄袍,发束紫金冠,用金累丝造之,上嵌晴绿珠石,周身充斥着属于帝王的高傲与威严。

内侍总管孙启见状,熟知陛下会小憩半刻,于是轻轻一挥手带着众侍掩门退出。寂静中,天佑帝明棣突然睁开双眼,眸中划过一道锐利的目光,低声道:“出来吧。”

一道白影隔窗飞进,如飞雪入室般轻灵无声,在案几前跪倒,恭敬称道:“参见主上。”

“翼,辛苦你了。”

明棣望着那修长展阔的身影,心中一时感慨万千,翼才只有二十岁,这么灿烂的年华应该是人生最美妙的时刻,他应该逍遥江湖,携手佳人才是,却为了明华而隐于黑暗之中,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翼的明朗和光辉……他为了自己,放弃得实在太多。

“这是我们的选择,也是职责。”

翼的声音有些沙哑,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住那天籁般的嗓音,抬眸望向那高高在上的人,他亦是一脸的疲惫,他们都还年轻着,却如何感觉仿佛已劳累了太久太久,如何每每见到彼此总是一夜未睡的姿态,那些为数不多的逍遥岁月竟也成了种漫长的享受。

垂眸,心疼的劝慰道:“主上保重身体。”

明棣手握成拳,复又辗转松开,“翼,怎么回事?”

“她不是北姜王室之人,名唤云端。她的说法是只为了报北姜太子的恩情,而且坠崖两日间都是她以血喂凌王,并希望凌王想办法,她不愿进宫。”

《云端美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