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溯缘》溯源 YD 溯缘全文无弹窗阅读

溯缘

现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溯缘》由月凌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班兮,翁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再过几日,翁道清果然在翁铭病情稳定之后,到那日到

|更新:2021-01-10 06:01: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溯缘》由月凌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班兮,翁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再过几日,翁道清果然在翁铭病情稳定之后,到那日到

《溯缘》免费试读

再过几日,翁道清果然在翁铭病情稳定之后,到那日到他府上的来客家中逐户拜谢,到班府时,却被婉言拒绝,翁道清无法,只得求人出面调和,班况才勉强与他碰面,算是掀过了两家的过节,而那位如今在翁府中已然贵为上宾的神医少年却在数日后不辞而别。

当班兮的婢女盼儿将这些事转告她时,正是一个傍晚,暮色沉沉,深秋的夜,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来临了。

班兮将手中的针线放下,接过盼儿递上的茶喝了一口,盼儿道:“听说后来有人在临近的深山中见过一个少年人正在采药呢,也不知是不是他?”她看小姐始终沉默不语,便又道:“小姐那日没看清他吧,我听翁府的小环说了,那个小哥长的十分俊秀,只是脾气大点,平日连翁老爷都不搭理呢。也难怪的,小小年纪便有那么大的本事,便是骄傲些,也是常理!”

班兮听了她的话,不由得回想起那少年的言行,那般的少年老成,医术如此高明,对人处事上却又不留余地。他的眼睛中似乎总有那么浓重的冷酷神色,却不知是不是因为小小年纪就已然经历过许多磨难。

班兮想到这里轻轻叹气,一旁盼儿道:“那个翁府的妍姨娘,真是狠心呀,居然会去毒害翁少爷,听说前两日她哥哥得迅从别处赶来,为了翁家不允他妹子葬到祖地,还与翁老爷大吵了一场呢。”

班兮一愣,问道:“他们不许她葬在祖地吗?”盼儿道:“这个当然了,若不是她,翁少爷哪会吃这样的苦头。都说他眼下虽然正在恢复,可说话行动已经大不如前,只是捡回条命而已。翁家没将她哥哥连代着送官查办已经算不错的了。”

班兮回忆起那小妍正值青Chun年华,前不久还与之共处一室的人,此时却已香消玉陨,连亡魂都无处归依。她轻轻叹息,低声道:“翁老伯又何必这样呢,人死万事空,容她在祖坟安息,也不至于变做个游魂四散飘荡呀。”

盼儿道:“小姐,你就是心肠太软了,这样的女子哪个人家会容得下她,这般的心机算计,让她埋在祖坟里,只怕要惊扰的祖先也不得安宁呢。”

班兮抬头看盼儿一张小脸上满是鄙薄之色,摇头道:“这世上再没有比性命更珍贵的事,便是有再大的罪过,既然以死相诋,便应该得到原谅才是。唉,若是我早几日能想到翁公子的病,早几日能帮上他,或许妍姨娘便也不会如此下场。”

盼儿啧啧啧道:“哪有这样的事,小姐你便是早救了他,说不准那恶妇见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班兮不等她说完便打断道:“如今她人已死,别再说了,”盼儿见她神色悲哀,连忙点头答应,整理几边茶碗要拿到厨下洗涤,正要去推门,却见门已打开,有人走了进来,正是班况。

盼儿低头轻声唤:“老爷!”班况点点头,道:“你点好了烛火就出去吧,我和兮儿有话要说。”盼儿应了,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回身将火烛点燃,放在一旁的烛台上,轻关房门走了出去。

班兮见他进屋,忙起身相迎,待他在席间坐下,自己才陪在一旁,班况却只看了她几眼,并没有立时说话。

烛光微微晃动下,只见班况眉头微皱,目光在室内环视一圈,又轻轻地叹了口气,班兮柔声道:“女儿不孝,未能为父亲大人分忧,却还要父亲为女儿的事Cao劳。那天在翁府中,女儿更是不尊父命,擅自做主,请父亲责罚。”班况摇了摇头,道:“我虽然心里气恼,可却并不是对你。”

他注视班兮一会,才道:“我总是有些不甘心,为什么上天要赐你这非凡灵性,使得我好好一个女儿,却不能享受寻常女孩儿的欢喜快乐。”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又道:“若是你没有这般异能,定能比眼下快活的多!”

班兮道:“女儿哪有不好?如今也欢喜的很呀!”班况道:“可是你虽然终日藏身在家里,外间你的名字却不知道已然传到了何处!唉!如今你年岁还小,等到有朝一日,为父不知要如何为你挑选夫婿。”班兮闻言,登时脸色涨红,低下头去。

班况道:“女儿家的名声最是要紧,你虽恪守闺训,可是名扬千里,外人又怎会知道那许多?即然听信了传言,就必然会有更多不堪的猜测。为父对你事事阻挠,又将你禁足在府里,实在是因为有太多担忧,你要明白才好。”班兮轻轻点头,她从未这样与父亲对谈,听他说起心事,语调哀伤,不由得心中酸楚,眼圈都有些红了。

却听班况长长叹气,又道:“我知道你年纪虽小,可心地善良,若是自己能帮到的却未能出力,必定会内疚不安。其实为父又何尝不是如此,可是你出面救了这家,便没有不救那家的道理。况且人生在世,谁又会一帆风顺,总会多少有些危难困境,如此反复下去,为父实在怕你日日为他人苦思苦想,到头来却拖垮累坏了自己。”

他伸手在班兮发上轻轻****道:“兮儿,你娘辞世时,你年岁尚小,虽然上面有这许多兄长,可你年纪又小,又是女孩儿,为父知道你素来是寂寞的。这样可好呢?为父再为你去买两个小丫头来,日夜陪伴你?”

班兮慌忙摇头道:“不用了,有盼儿就很好了,父亲千万别再为女儿担心这些。”班况道:“盼儿这丫头和你年岁虽近,可毕竟太小了,若是他日有个什么要拿主意的事,她是不行的。”班兮笑道:“女儿的事有父亲作主,又哪要盼儿她出什么主意呢!”

班况却面色凝重,沉思许久,才道:“便是为父也不能永远在你身旁,这便是今日我要和你说的事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再道:“我已传信给你六叔,不过月余光景,他便会到楼烦来接你离开了。”

《溯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