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御龙刺》御刺青是什么颜色 耽美狼 御龙刺BI

御龙刺

历史已完结

《御龙刺》是梁二叔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御龙刺》精彩章节节选: 桑格多本想躲开赛因斯,没想到赛因斯看见了他,远远地朝着他招了招手,然后喊道:“那不是御前大臣桑格多大人吗?” 桑格多只好硬着头皮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6 00:05: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御龙刺》是梁二叔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御龙刺》精彩章节节选: 桑格多本想躲开赛因斯,没想到赛因斯看见了他,远远地朝着他招了招手,然后喊道:“那不是御前大臣桑格多大人吗?” 桑格多只好硬着头皮

《御龙刺》免费试读

桑格多本想躲开赛因斯,没想到赛因斯看见了他,远远地朝着他招了招手,然后喊道:“那不是御前大臣桑格多大人吗?”

桑格多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她跟前,行了个礼说道:“见过圣女。”

赛因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听说桑格多大人最近迷恋上了一个来自龙都城的*******桑格多不咸不淡地回应道:“圣女消息真是灵通,想不到连我的私生活都打听的如此清楚。”

赛因斯斜睨了他一眼,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怪不得象郡总是被魔国欺负,象郡国的男人不能在战场上证明他们是能人,只有在妓院里才能证明自己是个男人,看来御前大臣也不例外。”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这是象郡人的原则,我觉着没有什么不妥。”

“堕落如此,难怪象郡人一直被魔国人欺负。”赛因斯冷冷地说。

“圣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去什么地方喜欢谁,圣女还是少打听为妙。”

赛因斯嘲弄道:“大人,你错了。我对你的风流韵事毫无兴趣,我之所以问你此事,只是因为我听说那个**以你的名义从地牢里强行带走了一个神通广大的海盗。”

“圣女,那个人是不是海盗,恐怕我还要亲自调查。”

“那就有劳大人抓紧审问清楚,以后象郡城要商业立国,海面有那么多杀人越货的海盗可不行。”

“只要国王下令,我马上就开始追剿海盗。”

“你想追剿匪海盗?”赛因斯斜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大人,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桑格多心里一惊,错愕地说:“圣女,你什么意思?”

赛因斯冷笑了一声说:“大人,咱们待会见了国王,你就知道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王宫。

国王无为见了赛因斯赶紧从王座上站了起来,走下来给赛因斯行了礼。

“无为见过圣女!”

赛因斯朝着无为稍微弯了弯腰,算是还礼。

“圣女请上座。”

赛因斯也没客气,径直走到王座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

“圣女,你上次说要为我们象郡建造铁甲船和火炮,不知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陛下,铁甲船和火炮需要铁。”

无为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象郡城没有铁,平常所需的铁都是用象牙和香料从魔国和雪国换来的,可是他们知道铁是用来打造刀和矛,不会换给我们足够的铁。”

“陛下,建造铁甲舰和铸造火炮需要无数的铁,单靠从魔国和雪国交换是远远不够的。”

“造铁甲舰和铸炮需要铁,但是我们手中又没有铁,那该如何是好?”

“陛下放心,我最近一直在太阳城周围探寻铁矿,有了这两样东西,铁甲舰和火炮便水到渠成了。”

“那有劳圣女了,只要能你发现了铁矿,便立刻告诉我,我无为一定倾举国之力把它们挖上来。”

“陛下,我不会让你失望。”

“唉!莫说是我们象郡,相信五国也从来没有见过铁甲船和火炮。所有事务只能有劳圣女了,”

“陛下放心,一旦咱们拥有了铁甲船和火炮,象郡便能够轻而易举地打败还在使用弓箭和投石机的魔国。”

“几十年来,我们象郡一直被魔国给压制着,冷血动不动就以派兵杀过浅水湾,攻占太阳城相威胁,只要我有了铁甲船和火炮,就不用再担心这个老东西欺负我了。”

无为陪着赛因斯说了半天话,才想起来站在一旁的桑格多。

他转头对桑格多说:“桑格多,你暂且把兵权交给圣女,圣女要在半年之内把松散的象郡士兵变成钢铁般的勇士。”

桑格多撇了撇嘴,不为所动。

无为看出桑格多心中郁闷,他缓了缓,继续说:“桑格多,圣女说了我们要攻打魔国,只要铁甲船和火炮还不够,还需要智勇双全的勇士。”

“陛下,你怎么突然决定攻打魔国了?”

无为还没有说话,红衣圣女说道:“想必是大人整天泡在妓院里饮酒作乐,不知道象郡的几个商人被魔国的六王子白鸦给抓了。”

“在哪里被抓的?”

“在龙都城。”

“咱们的商人因为什么被抓?”

“贩运烟膏。”

桑格多听到这里,转头对无为说:“陛下,魔国国王很久以前便颁布禁令,下令禁止烟膏生意,咱们的子民不遵守人家的法度,走私烟膏,如今被抓,这是咎由自取吗?况且打仗总得师出有名,如果咱以保护烟膏的理由出兵魔国,到时候犬族、雪国和火鸟岛必然会支持魔国,那时候咱们必定孤立无援,请陛下三思!”

赛因斯问道:“大人,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是我问你象郡人为什么要种植罂粟提取烟膏?”

“烟膏能对抗瘴气,而且能入药。”

赛因斯轻蔑地笑了笑说:“不仅在你们象郡,我的母族也离不开烟膏,为什么象郡人要遵守人魔国制定的游戏规则?”

“圣女,游戏规则从来都是强者制定的。”

赛因斯点了点头说道:“算你有见识,可是现在魔国已经今非昔比,冷血老迈不堪,象郡为什么不能成为五国之主?为什么不能由象郡来制定游戏规则。”

“圣女,光用武力成不了五国之主,唯有找到五支御龙刺的人才能成为五国领袖。”

“桑格多,你们所迷信的五支御龙刺不过是五国人杜撰出来的传说,不足为信。放弃你们那些幼稚的想法吧,因为唯有借助坚船利炮才能成为五国之主。”

桑格多不以为然,还有继续与赛因斯辩论一番,这时候无为不耐烦地冲着他摆了摆手说:“,桑格多,你先不要说了,象郡国需要改变,你先带着圣女去见见咱们的勇士,剩下的事情就听圣女的安排吧。”

桑格多只得点头应允,心情沮丧地陪着赛因斯出了王宫,带领着他直奔阅兵场。

到了阅兵场,桑格多传下命令,吩咐驻守太阳城的象郡兵马上集合。

得到要到阅兵场集合的消息,有的象郡兵在烟馆里不情愿地放下烟枪,有的则在妓院里骂骂咧咧地提上衣裤,有的在酒馆里皱着眉头放下酒杯,过了半晌,一群懒散的象郡兵才三三两两地从太阳城的四面八方聚拢到阅兵场来。

赛因斯到了阅兵场中间的检阅台上,两个男宠把她从里面搀扶出来,她满面的不屑地看着阅兵场中央那些松松垮垮的士兵,。

“桑格多,这些就是就说的勇士?”

“圣女,他们怎么了?他们中间的勇士恐怕你这辈子都没有见识过。”“既然如此,我倒想看看你说的勇士有什么厉害。”

桑格多击了一下手掌,旁边的扈从走到他跟前,桑格多对着他耳语了几句,扈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检阅台。

过了一会,两个奴隶牵着一头巨象从外面走了进来,这头巨象如同移动的山丘一样,四条粗壮的腿足柱子一样粗细,上面套着沉重的铁链,脚踩在地上发成嘭嘭的声响,它不时甩动着粗壮的鼻子。

奴隶牵着巨象走到离检阅台不足一箭之地的时候停住,桑格多的扈从手里拿着两支钢鞭走到他们跟前,钢鞭上不满一寸多长的尖利钢刺。

扈从把钢鞭丢给两个奴隶说:“去,把这头蠢象激怒!”

两个奴隶拎着钢鞭战战兢兢地靠近巨象,一个绕到巨象的侧翼,一个绕到屁股后头,抡起钢鞭朝着大象的身体狠狠地抽了上去。

大象被激怒了,它先是抬起后腿,把屁股后面的奴隶踢翻在地,没等他起身,它的如船般的脚掌已经结结实实地踏在他身上,这个倒霉的奴隶哼都没哼一声,便一命呜呼了。

大象笨拙地转过身子,先是用鼻子卷起其中一个奴隶,高高地举到半空,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这个可怜的奴隶顿时昏厥了过去。

巨象还不解恨,愈发狂躁不安起来,它愤怒地甩着粗壮的鼻子,嘴里发出愤怒的哼哼声。

这时候桑格多挥了挥手,一个身高过丈的象郡兵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这个象郡兵赤露着上身,身上的肌肉硬得象石块一样。

他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路时,震的地面咚咚直响,他昂首挺胸地走到了检阅台前,冲着上面弯了弯腰,然后拱拱手,粗声粗气地说道:“雷石见过御前大臣。”

桑格多说:“去,把这头大象驯服。”

他说着话,把脑袋转向坐在旁边的赛因斯,继续说:“雷石,你今天务必要卖些力气,以便让圣女见识见识你的能耐。”

赛因斯嘴角上挑,不动声色地冲着雷石说:“莽夫,我倒想看看你用什么办法驯服它。”

雷石转身离去,朝着阅兵场中间那头暴躁的大象走去。

雷石悄悄地绕到大象背后,当距离大象不动三丈远的距离,他突然加快脚步,迅速到了大象跟前。

这个看上去有些笨拙的壮汉猛地脚尖蹬地,象灵巧的猿猴一样,一个箭步窜到大象背上。

他从腰里解下钢鞭,朝着大象的身体狂抽乱打,大象愤怒地咆哮着,用力地扭动着身体。

他如同粘在它身上,任由它折腾,不时用钢鞭抽打它。

如此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大象累得精疲力竭,再也无力反抗了,任由骑在背上的雷石任意地驱使。

雷石累得满头大汗,呼呼直喘,他用尽九牛二虎之力,狂躁不安的大象被降服了。

雷石见大象老实了,翻身从象背上跳了下,脚下一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

他擦了把脸上的汗,把钢鞭缠在身上,拍拍身上的土,在满场象郡兵的叫好声中,转身来到检阅台复命。

桑格多挥了挥手说:“做得不错,先退下,等着一会领赏。”

雷石磕头谢恩,然后在一片喝彩声中,象个打了胜战的

《御龙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