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刀戏》刀削面 君臣文 刀戏最新章节

刀戏

武侠连载中

新书《刀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姝婛,主角蔚迟,蔚迟氏,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蔚迟砉偏了偏头,淡然笑笑没出声。 在座都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蔚迟砉这脸上的不甘及不服气?就差拿毛笔一笔一画写出个“不满”二字来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4 20:02: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刀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姝婛,主角蔚迟,蔚迟氏,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蔚迟砉偏了偏头,淡然笑笑没出声。 在座都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蔚迟砉这脸上的不甘及不服气?就差拿毛笔一笔一画写出个“不满”二字来了

《刀戏》免费试读

蔚迟砉偏了偏头,淡然笑笑没出声。

在座都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蔚迟砉这脸上的不甘及不服气?就差拿毛笔一笔一画写出个“不满”二字来了。

要说也是,堂堂科考榜眼,仅次于状元郎的才子,竟被陈挫一句话给摆成了不入九品的采诗官,自己一肚子墨水往哪儿搁?换谁都难以服气。

要说这事儿也不怪陈挫,起初是因为康贤一事,除陈挫、李桢等人主张不杀康贤以外,府中亦有少数人主张杀康贤以显世子威望,这蔚迟砉原先就是其中之一。

可能是祖上在朝中办公起奏成性,蔚迟砉遗传了祖上“喜呈奏折起奏”的毛病,动不动就往端书院上书,陈挫本身就对蔚迟砉“大义灭亲”的事不感冒,当然,这里头有没有与李桢做对的心思也不好说,然后再被蔚迟砉屡次上书这么一闹,就更不喜了。

加上蔚迟砉的上书言词相当激烈,抨击陈挫、李桢等人不杀康贤一事有碍世子前程,说什么南延境内能胜任参政知事者颇多,不怕笑话,若是让他去当个贪得无厌的官他也能之类的话。

陈挫对蔚迟砉递来的书信一眼扫之,随后轻描淡写几个大字——汝之才,当任职采诗官。

端书院行事向来雷厉风行,一提笔鹞就将信送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徐世手中,徐世得知是端书院送来的委任信,立马让人通知蔚迟砉。

这事传到蔚迟砉耳中时,蔚迟砉着实愣了半晌,自省半日后知道是自己得罪了端书院,立马就改了阵营,洗心革面同陈挫、李桢等人一样反对杀康贤。原以为如此就能让端书院收回委任信,可之后再次上书得到的回信更让其额蹙心痛——蔚迟砉应立即走马上任。

事已至此蔚迟砉还能怎么办?只得愁眉锁眼地收拾行李出府就职。

梁秀对蔚迟砉的好感并不多,可能是因为师从陈挫的原因,此前出言打趣大家也多少感觉得出来。

“秀子,单放在这件事上来说,你不如居西呀。”澹浜挑了挑眉,玩笑道。

梁秀咧咧嘴,摇头道:“再给我添几个胆我也不敢和师父做对呀。”

在场众人都算是府中人,对端书院中的“陈先生”可谓是顶礼膜拜。虽与陈挫素未谋面,但不管何人向其递信提问,皆能得到令人心悦诚服的答案,再之陈挫的书法堪称登峰造极,但凡见过其书法者无不夸之人,有话道字如其人,单从字迹中就可看出陈挫在学识上造诣之深厚,让人不明觉厉。

蔚迟砉神情略显无奈,“世子殿下说笑了,此事是卑职浅见,未能有陈先生、李先生那般运深惟重虑,陈先生罚的是才对。”

梁秀收起笑意,轻声道:“居西呀居西,且不讲府中诸多谋士,就言今晚宴前的九人,哪个腹中墨水不足以撑叶舟?你那些小伎俩我都可拎得一清二白,你觉得我师父会看不出来?”

此话一出楼中气氛再次陷入沉静,蔚迟砉更是屏气敛息不敢抬头。

其实在三年前蔚迟砉中科举时,陈挫就和世子提过此人。大多数人都以为陈挫反感蔚迟砉是因为此人是由李桢提拔而来,但明眼人多少能感知到没这么简单,说到底陈挫为人臣,在这种事上也不太可能耍性子。

陈挫曾说“蔚迟居西心轨之”,大致意思就是说蔚迟砉心机较重,擅耍诡计自作主张,为人自作聪明,陈挫的行事风格当然不可能张口就来,何出此言呢?

蔚迟砉科考中仅以一题之差榜落状元郎,这一题目虽是最后一道题,但与其他的题目相比并没有什么难度,前边有与之相呼应的题史,若是前边能答上来,这一题定然也可以,但蔚迟砉就是没写。

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不中状元。

至于蔚迟砉为何不想中状元而退至榜眼这也很容易理解,蔚迟氏与江南本土氏族有所不同,蔚迟氏是贬自中原朝廷,原先与许多地方氏族乃上下等之分,如今家道中落、气势已衰自然会有不少人群起击之,俗称痛打落水狗。

这些人怎么会允许蔚迟氏中再生出一个前程锦绣的状元郎呢?那还不得百般阻挠蔚迟砉的仕途,所以此子就耍小聪明让自己榜落第二,如此可不那般引人注目为佳。

陈挫还曾提及蔚迟砉与其父街头打闹一事,说包括“报官抓父”在内都可能是蔚迟砉有意为之,为的就是引起梁王府注意,好让其绕过层层官员的障碍直接进入仕途。

经过这一番了解,梁秀对蔚迟砉的好感自然大跌,以至于此后对蔚迟砉在府中的许多行为都漠然置之。

其实不管蔚迟砉有没有反对不杀康贤一事,陈挫都不会对其委以重任,陈挫为人处事干脆利落,对许多事当机立断,认同蔚迟砉不能重用之后就不会再考虑分毫,但蔚迟砉这种人又确实有真才实学,放出去搞不好投奔中原或者其他王侯也不太好,就想着先将此子圈养于府中置之不理,可谁知道蔚迟砉如鼓上跳蚤般闹腾,三番五次上书端书院惹恼了陈挫,最后一怒之下将其驱出府门,当然,是很礼貌的驱赶——给个不入品的官职。

“蔚迟氏在先朝家大业大,可谓富埒陶白,家中三世为官,两人位高朝廷中政的二品,五人高居三品,论治民政事,朝中无人能与你蔚迟氏相提并论。”梁秀顿了顿,眯着眼睛看向蔚迟砉,“可功高震主啊!”

功高震主四个字如惊雷般滚滚而至,将蔚迟砉吓出一身冷汗。

梁秀眨眨眼,嘴角敛着笑意:“你的太祖父蔚迟颌和祖父蔚迟蒈的功绩显赫,蔚迟颌跟先帝耍伎俩先帝得认,因为这个臣得宠,蔚迟蒈跟先帝动心机先帝得忍,因为这个臣得惯,毕竟先帝的江山有两成靠的是你蔚迟氏。

“可你家祖祖辈辈好像都有点一叶障目,都没太在乎正在壮大的太子,先帝一驾崩,蔚迟氏在朝中的声势之浩荡怕是不输太子呀,这样功高震主的臣子,太子登基后不拿你蔚迟氏杀鸡儆猴拿谁?出头的椽子易烂呀。

“幸好元合皇帝还念及先帝旧情,没把蔚迟氏赶尽杀绝,留了脉香火流放来江南,也算仁至义尽。”

梁秀这一席话宛如滔天巨浪般拍打在每个人的脑海中,这不仅仅是对蔚迟砉说的,更是对在座所有才俊说的,不由皆是屏息凝神,正襟危坐。

话落后才发现,梯口处静静站着一人,待梁秀看来,才出声回应,音色掷地有声,宛若锵金鸣玉,洋洋盈耳。

“好,世子殿下一席话振聋发聩,发人深省,诸位当谨记蔚迟先辈的不足以自省才好。”说罢朝世子深深一揖,敬道:“不才王娄平,见过世子殿下。”

王沽,字娄平,宣州沛坊王氏望门大族后人,自幼好读兵法,喜骑射,奈何不如意事人人有,王沽在武学上并无甚过人之资,但其文学上的造诣,不输当辈任何人。

“哟,等了好半晌,娄平可算到了。”梁秀调侃道。

王沽眉目温润,气韵高洁脱俗,一身简而含雅的青色道袍衬托着俊逸容貌,宛若世外谪仙,朝世子会意一笑,轻声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既然说到居西兄祖上与先帝的事,那当下最为感同身受者,怕得是不才了。”

王沽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王沽家中书香气颇为浓厚,才子亦是层见迭出。哥哥王治、弟弟王沿都考中进士,在江南各地做了官,早年王沽、王治、王沿兄弟三人便已大有名气,被江南文人称为王氏“三株树”。

如今族中年幼的弟弟王浴、王洁长大了,如兄长般在文学上大放异彩,亦得不俗文名,“三株树”变成了“五株树”,最小的兄弟王洛如今不过年十五便已出口成章,长大后定然也是大才子。

王沽的从祖父王绩、祖父王通亦是著名的泰斗、诗人,王通是先朝秀才高第,曾任过司户书左和侯王侍读等官,后来退官在家,专门讲学著书,其父王畴任太常博士、宣州司功。

王沽有如此家世,确实相似于前朝的蔚迟氏,对此提出看法也最能让人接受。

王沽想了想,若有所思道:“不才自幼谨记家训,训中言‘才大不可气粗,居功不可自傲’,虽非甚令人惊叹之言,却实用至极。前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典故,后有不可一世的年羹尧,皆是在做人上的无知而落得个可悲的下场,所以,不才认为,才大而不气粗,居功而不自傲,乃做人之根本。”

“不愧是神童王娄平!”梁秀感叹道。

澹浜亦是连连点头,不禁惊叹道:“我江南沛坊王氏才子辈出,不输前朝中原的蔚迟氏,当得大富于我江南。”

王沽有“神童”之称,其家世使得兄弟们从小就注重经世致用之学,关心朝堂政事,静候时机以寻找机会上书献颂以自荐。

太明朝六合八年肇秋,李桢巡行关内,年方十五的王沽上书李桢,其中有抨击太明朝的六合政策及反对南延王援朝等言辞。

信中写道——“方今天下,太明中政不能,国祚已矣,南延王毋以江南民生为赌复援中原,及帝以比”——王沽的上书反映了其对南延王北援的不满情绪,及江南诸多百姓共同的情绪。

李桢看后,十分惊讶,非但没有生怒,反倒赞其为“神童”,甚至连夜登门拜访,将王沽收入府中。

《刀戏》 免费阅读章节

《刀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