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灾荒》大灾荒图片 无广告 大灾荒LOLI控

大灾荒

玄幻连载中

火爆新书《大灾荒》是不分正邪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艾德发,翟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甬道内。 艾德发隐藏在漆黑的甬道之中,观察着外面所发生的一切,见焦无敌一拳撂倒土巨人,暗道一声尿性。 待看清土巨人所掉之物被焦无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2 08:02: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大灾荒》是不分正邪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艾德发,翟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甬道内。 艾德发隐藏在漆黑的甬道之中,观察着外面所发生的一切,见焦无敌一拳撂倒土巨人,暗道一声尿性。 待看清土巨人所掉之物被焦无

《大灾荒》免费试读

甬道内。

艾德发隐藏在漆黑的甬道之中,观察着外面所发生的一切,见焦无敌一拳撂倒土巨人,暗道一声尿性。

待看清土巨人所掉之物被焦无敌拾起时,咧嘴笑骂道,“这狗屎运都能让他赶上...”

话音未落,甬道内传出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掏出两块火石,借着短暂的微光定睛一瞧,差点没尿了裤子。

几只足有成年二哈那么大的蝎子从甬道中钻了出来,粗壮的鳌肢上面染满了血迹。

本如无头苍蝇,四处乱转的赤褐蝎,忽在黑暗中见到火光,犹如飞蛾扑火般,前呼后拥的朝着艾德发而去。

艾德发本想跑回人群之中,祸水东引。

奈何瞧见焦无敌已经起身,这要跑回去,岂不是首先害了他?

无奈的再次打起火石,预判好两者之间的距离以及甬道的宽度,一咬牙,迎着蝎子冲了过去。

待到即将相遇时,翻身一滚,溜着墙边,跑进了甬道深处。

~~~~

焦无敌心中大喜,怎么也没想到还会有意外收获。

破坏力加30的锈剑,都能砍掉大野牛多半管的血量。

这破坏力足有100的龙恨,绝对可以做到秒杀了。

也多亏了能看见魔物的血量,不然他可不敢犯虎向土巨人挥拳。

就在四眼引来土巨人的时候,焦无敌便发现了土巨人的血格只剩一丝。

见四眼无助的样子,于心不忍,便想出手相救。

谁曾想,这王八蛋,非但不领情,居然还敢开口骂他?

一时气愤难忍,挥拳相向。

自己其实并没怎么用力,也没想到这货这么不扛揍。

其实心中多少有些自责,毕竟是自己神助攻,土巨人才勉为其难的收下了人头。

让焦无敌也很无奈的是,人头你拿了,你呃呃什么啊?

感谢我吗?

身后人群见倒塌成块的土巨人,全都一脸懵逼。

“这货这么猛?”

“一拳超人?”

“一定是领悟了功法,快去问问他。”

呼啦...

见人群再次围了上来,焦无敌赶忙起身便要朝甬道内跑去。

就在起身的瞬间,身后的箭矢随即而至。

噗嗤...

分毫不差的命中焦无敌的后心,将他钉翻在地。

韩世昌傲然的把手中的木弓扔向一边,等待着喝彩。

“准。”翟山川伸出大拇指,兴奋的赞道。

随后看向下面有些骚动的人群,眯着眼睛,冷声道,“下去几个控制住人群,做好登记后,一个不留。”

“是。”

白须老者皱着眉头,轻声叹了口气,紧跟着摇了摇头,松开紧攥的拳头,嘴中低声念着,“莫染因果,莫染因果…”

向焦无敌靠拢的人群,见其倒地,停下了脚步,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

翟家人动手杀人了。

焦无敌刚才那一下还能理解为误杀,可这翟家...可是真真正正的下了死手啊!

人群中不知谁先喊了一声。

“跑啊!翟家杀人了!”

呼啦...

人群如被惊动的蚁穴,四处逃窜。

此时的焦无敌直感觉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弓着腰,从兜里摸出生药,赶忙塞进口中。

强忍着又苦又涩和呛人的怪味,咽进了肚里。

胃中一阵火热,瞬间传遍全身,疼痛缓解不少。

试着挺直腰板,后背的异物感强烈,稍微一动,伤口便会传来阵阵撕扯般的刺痛。

这时,身后传来骚动,不用看也知道,翟家这群王八蛋要过来了。

一咬牙,疼就疼吧,总比落在翟家人手里强。

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的跑进了甬道内。

翟山川颇有指点江山之势,指挥调度,分工明确。

可转眼的工夫,焦无敌不见了?

一脑瓜子的问好??

人呢?去哪了?谁能告诉我?

韩世昌也是一脸懵逼,我的【无名弓术】我了解啊!

我射出去的箭,我知道啊!

无论预判、准头、力道,绝对完美无缺啊!

中者必死无疑。

就算退一百步,出现了万一,人也不能消失不见啊?人消失了,龙恨留下啊!

“放箭,放箭。”翟山川见人群失控,也顾不得焦无敌手中的龙恨了,主要任务要搞砸了,他也用不着再回去了。

一轮箭雨过后,死伤十数余人。

翟家人的强势镇压,起到了效果。

跑掉的焦无敌和十之一二的“古人”,并不急着去追。

翟山川派二狗子两兄弟上前认人,把姓名,体貌特征,一一登记在册。

二哈子顺从的跟随负责登记的人员,跳了下去。

二狗子却愣在原地,使劲的抽着鼻子,就好像空气中有什么好闻的味道似的。

翟山川此时的心情极为烦躁,见二狗子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一个大脑勺,“不特么干活,你学狗呢?”

二狗子挨了一巴掌,并未理会,依然抽着鼻子,猛嗅。

领悟功法晋级武者之后,普通人的拳打脚踢,对他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翟山川大怒,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我打你不疼是吧?老子今天就看看你的脑袋到底铁不铁。

成为武者是翟山川的梦,为了这个梦,他可以付出一切。

可老天偏偏与他作对,给了他纯正的血脉,却无法领悟功法,成为武者。

虽然加入组织就获得极高的地位,可调动十位白衣使。

但他的内心始终还是留有自卑,对他下达的命令,稍有质疑,便觉得对方是看不起自己。

显然,此时的二狗子,犯了大忌。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拔出腰间斜挎的大刀就朝二狗子的大尖脑袋削去,这一下要是砍中了,二狗子就算保住了命,国字号选手的头衔怕是也得丢了。

二狗子视若无睹的闭着眼睛,神情投入的嗅着空气中的味道。

白须老者见状,伸出两指,夹住袭来的刀刃。

“云老,你也要与我为敌?”翟山川咬牙切齿道。

白发白须的云老,摇了摇头,用另一只手做噤声状。

“找到了。”二狗子兴奋的睁开双眼,指着远处漆黑的墓道,见无人应答,转过头,看着朝向自己的刀刃,面露不善道,“你想干啥?”

干啥?想干死你。

翟山川差点脱口而出,可当看清二狗子即将开启疯狗模式的神情,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要不是云老在身边,这虎逼指不定能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看了一眼云老,收刀入鞘,深吸一口气,眯着眼睛,尬笑道,“说说,找到什么了?”

“找到死肥猡了。”二狗子兴奋的有些手舞足蹈,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二狗子的功法领悟的有些莫名其妙。

前往挖矿的路上,走着走着,就睡着了,走着走着就稀里糊涂的领悟了【无名步法】。

自己也是很蒙圈,连奖励的天赋技能都没听清。

不过,就在刚才,焦无敌被韩世昌一箭射伤,趁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时候。

二狗子心里琢磨,人逃哪去了呢?

忽然就闻到了一股血液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闻过绝对不止一次。

这时,白衣使出手镇压“古人”,死伤了数十人。

空气中的血液味道有些复杂,但二狗子依然可以清晰的分辨出血液的味道。

并且可以对号入座般进行区分,匹配。

等再次找到最初闻到的那丝味道时,发现目标正在渐渐的远离他。

离的越远,味道越淡,但还在地下古墓之中。

直到目标停止运动,二狗子才得以准确锁定,精准的指出了目标的方位。

“川组,下面已经控制住了。”韩世昌禀报道。

“好,留下几个人,把后续的工作做完,剩下的人,随我去抓猪。”翟山川阴笑道。

焦无敌慌不择路,七拐八绕的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后背的血液早已沁透了长衫,呼在身上,极为难受。

有心想要拔掉身后的箭矢,奈何位置尴尬,双手难以够到。

箭矢无法拔出,伤口无法止血,看着手中仅存的4颗生药,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停在此处不是个长久之计,要赶紧找到艾德发,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拄着闪着银光的龙恨,艰难的站起,在漆黑的甬道中摸索着。

~~~~~

“这边。”二狗子凭借着特有的天赋技能,领着翟家众人,一路追踪着焦无敌。

“就在这堵墙的后面。”二狗子指着墓道丈许宽的承重土墙道。

“又特么是条死路。”翟山川抱怨道。

众人无奈,这已经是第三回走进死活同了。

地下古墓,纵横交错,极为复杂难辨,哪怕凭借着二狗子的天赋技能,也只能指引出方向,而无法避开甬道之间的隔断。

不仅如此,前行还要小心翼翼,避免响动。

稍有不慎,引来魔物,便是一场生死恶战。

“动了,动了。”二狗子抽着鼻子怪叫道。

“二少,不然分头行事吧?”韩世昌道。

“好,你带着他们两兄弟和白衣使,务必把人抓回来,我回五厅殿等你们的好消息。”翟山川拖着肥胖的身躯,早已到达了极限,擦了擦脸上油腻的汗水,呼哧带喘道。

“对付那群废物,我一个人足矣,白衣使留下保护你。”韩世昌道。

“带上,我不想再出现纰漏,再说有他足够了。”翟山川指了指身后的云老,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抓到那个艾德发,记得留活口,门派会馆,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意外也不行?”韩世昌皱眉道。

“不行,黑捕校临走时撂下狠话,他伤,我伤,他亡,我亡。”翟山川略带讽刺的指着自己,随后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道,“查,谁放他下来的,扒了他的皮。”

云老听见门派会馆四个字,皱了皱眉头,随着翟山川,回到了五厅殿。

《大灾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