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白月光古言男主 出柜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完整版未删节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原来白月光是我啊》的小说,是作者月见十四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一连几日天色都是灰蒙蒙的,毛毛小雨下个不停,那久散不去的水雾聚拢在院子里,连人的身影都是朦朦胧胧的,看得不真切 但好在在苏稚颜和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8 00:07: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原来白月光是我啊》的小说,是作者月见十四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一连几日天色都是灰蒙蒙的,毛毛小雨下个不停,那久散不去的水雾聚拢在院子里,连人的身影都是朦朦胧胧的,看得不真切 但好在在苏稚颜和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免费试读

一连几日天色都是灰蒙蒙的,毛毛小雨下个不停,那久散不去的水雾聚拢在院子里,连人的身影都是朦朦胧胧的,看得不真切

但好在在苏稚颜和关梓曦约好去栖霞寺的那日天气悠悠的放晴了,苏稚颜懒洋洋的坐着让点翠挽发,顺着窗口看向窗外

那凝聚在树叶上的雨珠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一会就聚成了小水洼,远处鸠声悦耳,近处杏花映日,心里忍不住感叹:夏天,就快到了呢

因为今日要去寺里礼佛,点翠便将那些华丽的珠宝首饰摒弃一边,发髻衣服首饰这些都是以轻便素丽为主,一是因为毕竟是佛门之地,太过娇扬略有不妥

二则因为这栖霞寺与旁的寺庙不同,它依山而建在山腰处,从山脚到山上,共有近千级台阶,每一百零八级台阶为一层,足足有九层

若是头上带满发饰,环佩叮当,不出几步便会累的喘气,更何况爬山,加上栖霞寺香火不断,香客众多,人头攒动的人挤人的,最怕出些什么意外

所以今日点翠也没等苏稚颜吩咐,就挽了一个凌云髻簪上一支白玉簪,配上乌金云绣裙,再合适不过

见一切都准备妥当后,苏稚颜带着点翠就出了门,倒不是她厚此薄彼只爱带着点翠,而是佛家最是讲究众生平等,她带着三个丫鬟去,未免就有些太过张扬了

况且木棉木霜那两个丫头,平日里就爱赖在院子里做些针线活,刚刚自己说今日只能带点翠出门的时候,那两丫鬟虽然是低着头,但笑得啊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去了

也就点翠靠谱些了,搭着点翠的手穿过曲廊,远远的苏稚颜就看到,在门外等着自己的马车旁边还站着两个人,像是在等着自己似的

待走近了发现这两人是赵宛卿和她前几日挑的丫鬟,苏稚颜走到马车边,也不急着上车,迟疑的问,“表姐在这是在等我?”

赵宛卿有些难为情道,“是呢,想去京中逛逛,但实在有些远,知道表妹正好也要外出,所以看看能不能顺路捎一程”

赵宛卿怕苏稚颜误会,连忙补充道,“我也不好意思和王妃提什么要求,怪麻烦的,所以,这才在这等着表妹”

其实赵宛卿是特意请示过靖王妃才敢主动去和苏稚颜接近的,她想着能帮助自己让自己留在京中的,只有自己这个表妹了

苏稚颜侧头看着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的赵宛卿,丢下一句,“上来吧”就扶着点翠的手踩着脚凳进了马车,赵宛卿面上一喜,提着裙摆连忙跟上

因为这马车不大,又是苏稚颜管用的,也就这么宽敞,胜在精致,因为赵宛卿在马车上,若是点翠也跟着进去就略显拥挤了些

所以点翠和赵宛卿的丫鬟就跟在马车旁边走着

而车上的赵宛卿就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了,原因无他,就是她从来不打算隐藏自己的野心,尤其是在苏稚颜面前

自己辛辛苦苦去找父亲,拉着脸求靖王妃带自己来京城就是为了能够逃离赵家,远离大房一家,所以并不打算与苏稚颜交恶

更何况姨母都已经挑明了话,只需要她能得到苏稚颜的信任,能够陪伴苏稚颜,就能让她好好的留在京中,赵家那边就算有不满,也会帮她解决

可她来靖王府几天了,与苏稚颜见面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而苏稚颜忽冷忽热的态度也让她琢磨不透

所以今天她是特意在门外等着苏稚颜的,顺路是假,想要拉近关系是真

可上车后,苏稚颜就一直都闭着眼睛,安静得让赵宛卿不知怎么开口又从何说起

苏稚颜微微张开眼睛,就看到满脸纠结的赵宛卿,其实抛去那个梦自己的怀疑不说,单看赵宛卿这个人,苏稚颜还是很佩服的

自从赵宛卿来到王府后,处事端庄大气不说,平日不管什么时候见到,脸上永远都挂着笑意,也就这样独处的时候,才会显露自己的情绪

能一直压抑着自己情绪不外露,与人相处时就像是带着面具一样,这样的本事,苏稚颜也就只是在顾奕身上见识过

为了弄清楚底细,苏稚颜主动开口问道,“表姐可是有什么话与我说?”

赵宛卿被苏稚颜蓦然一开口惊得浑身一抖,有些紧张的掩饰,“没,没有,我只是,只是没来过京城,想问问表妹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可以推荐一二”

苏稚颜像是在沉思,用手指叩了几下面前的紫漆山水纹香几,才说,“京中有个天香楼,那里的环境,还有菜味道都是不错,与我王府中的厨子也是不遑多让,表姐逛累了,可以去那坐坐”

怕不够吸引赵宛卿,苏稚颜又补充道,“那酒楼与别处的都不一样,中间挖空引了水进去,养着几条锦鲤,还种有荷花,虽然如今花期未到,但也极是风雅,关键是,那里的说书先生简直一绝,我点一壶茶可以在那坐上一天”

赵宛卿看着在自己面前夸夸其谈的苏稚颜,有些惊喜,苏稚颜这样相当于在主动向她示好了,于是连忙应下,表示自己待会儿会去看看的

这时车夫拉住了缰绳,一直行驶着得马车悠悠停下,点翠隔着马车的门板对里面说,“小姐,表小姐,前面就是昭和街了”

赵宛卿本想着如今打开话匣子了,再多聊上几句也能和苏稚颜多亲近亲近,奈何她说了自己要去街上看看,如今到街上了,也不好意思再在车上赖着不走

赵宛卿有些遗憾,但还是提着裙摆轻声告退后,正准备挑开帘子下车,就听到苏稚颜说着,“先等会”

赵宛卿有些好奇的回过头,就看到迎面有一个香囊砸向自己,来不及做出反应本能的接住后,赵宛卿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苏稚颜问,“表妹这是?”

苏稚颜换个了个姿势靠坐在马车上,百无聊赖的说着,“街上有一家卖珠花首饰的店铺叫多宝阁,你去挑几个自己喜欢的拿去,想来你应该没有带这么多钱在身上,拿这个香囊去,掌柜就知道是我靖安郡主的朋友,就不会管你要钱了”

赵宛卿顿时觉得自己手里的香囊有些烫手,“这怎么行,表妹还是拿回去吧,我钱带够了的,不需要表妹为我这样破费”

而苏稚颜不耐烦的摆摆手说,“我给出去的东西就没有再拿回来的道理,快点下去,不要在这推三阻四的,我赶时间”

赵宛卿见实在推脱不掉,便对着苏稚颜颔首道谢,惶惶不安的扶着丫鬟的递过来的手,下了马车

赵宛卿站在路边目送着马车疾驰而去,直到马车越走越远,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点最后看不见时,才收回目光转头问身边的丫鬟说,“郡主,人如何?”

那丫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如实的说,“外边一直说靖安郡主脾气古怪,不爱与人说话,骄纵跋扈,听着是挺难相处的,但奴婢这几日瞧着,郡主人是极好的,府中的丫鬟都说,最好伺候的主子就是郡主了”

赵宛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领着丫鬟四处闲逛

这边赵宛卿下车后,马车就宽敞起来了,加上出城后车路崎岖,若是行走起来还是有些麻烦,苏稚颜便让点翠上了马车,陪自己说说话

苏稚颜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西湖龙井后,问旁边的点翠,“你觉得,我对赵表姐,是不是太生疏了些?”

点翠拿起茶壶,重新为苏稚颜斟满,“小姐怎么这么说”

苏稚颜有些无奈的摊开手说,“刚刚在马车里,表姐明明想说些什么,但一直犹豫着未曾开口,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待人太生疏了些,把人吓得都要退避三舍了”

点翠只是笑着说,“表小姐如何奴婢不敢乱说,但奴婢觉得小姐对表小姐的态度有些奇怪”

苏稚颜怎么也没有想到点翠是这样觉得的,疑惑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点翠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憋了半天才说,“小姐向来爱憎分明,打定了主要就很少有改变的情况,可奴婢瞧着小姐这几日对表小姐,明明是有些不喜的,也不爱接表小姐的话茬

想到刚刚苏稚颜对赵宛卿这样友善的行为,点翠试探的说,“可小姐又主动照顾表小姐,奴婢就有些不解了”

苏稚颜挑开帘子看着外面的景色,瞧着准备到栖霞山了,一边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说,“那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改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她”

自己虽然怀疑赵宛卿,可是,先不说梦中从头到尾赵宛卿都没进过京城,就是这几日相处下了,苏稚颜也觉得赵宛卿的性格和梦中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梦中的那个人,给自己一种说不上的敌意,她野心很大,什么都要去争,并且以此为傲,可是赵宛卿给她的感觉不一样

如果说那人是带有侵略性的火的话,那么赵宛卿就是波澜不动的水,好像无所求的样子,所想要的,也只是眼前的那些

可是那声音真的是太像了,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所以,再没探明底细的情况下,她必须要留个心眼

于是苏稚颜让赵宛卿去天香楼听听戏本子,若她没记错,今日自己写的那戏就该说了,自己正好可以问问赵宛卿对戏本的想法

左右那故事只说一半,自己正好可以探探她的想法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