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掌家农女:冷王爷的小悍妻》掌家农女在田园 穿越文 掌家农女:冷王爷的小悍妻无广告

掌家农女:冷王爷的小悍妻

穿越连载中

橘汐新书《掌家农女:冷王爷的小悍妻》由橘汐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司徒靖,方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听不听,我就算不嫁人也能让咱家过的越来越好,您若不信,我就跟您保证三个月内让您住上又大又新的宅子!” 方母闻言只当方念是在搪

|更新:2020-08-20 20:03: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橘汐新书《掌家农女:冷王爷的小悍妻》由橘汐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司徒靖,方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听不听,我就算不嫁人也能让咱家过的越来越好,您若不信,我就跟您保证三个月内让您住上又大又新的宅子!” 方母闻言只当方念是在搪

《掌家农女:冷王爷的小悍妻》免费试读

“不听不听,我就算不嫁人也能让咱家过的越来越好,您若不信,我就跟您保证三个月内让您住上又大又新的宅子!”

方母闻言只当方念是在搪塞自己,不由重重叹了声气。

方念赶忙逃似的溜出了屋外,以劳作来堵住方母的嘴。

等到第二天一早,方念没有出摊,却也没有第一时间去临江渔村,而是先去了一趟影帮。

她一个弱女子就算累死累活也只能背回四五十斤鱼来,自然要来影帮找些便宜的壮劳力。

她先前早和王五说好了,十个铜板雇佣一人。

然而等她到了影帮,却发现司徒靖竟然也在这里,显然是一副在等自己的架势。

因为昨天醉酒说胡话的事,方念与司徒靖二人都显得有些尴尬。

待司徒靖听明方念的来意后,竟主动提出亲自陪她去。

方念料到他有话要和自己说,便了然的应了他的话。

果不其然,刚走出城隍庙,司徒靖便一脸纠结表情。

“你有话就说吧。”

方念坦荡荡的望着司徒靖,心想若是等他开头自己都要急死了。

司徒靖此时不似平日里那副高冷模样,虽然依旧板着一张脸,可细瞧却能发现耳根都红了,

“昨日我说的都是醉话,还请方姑娘都忘了。”

“忘了什么,我像你口中那位叫优儿的姑娘一事?”

方念故意拿司徒靖打趣,歪着脑袋看向他。

司徒靖幽幽瞥了她一眼,心想要不是自己舍不得动方念这张脸,才不会容忍她至此。

“你……”

他刚要开口,就被不远处那阵嘈杂的马蹄声打断。

方念闻声扭过头去,瞧见了一队浩浩荡荡的车马从远方疾驰而来。

眨眼之间,车队已经过自己面前。

“敢冲撞镇西王府的马车,小心我的鞭子!”

马背上的蛮横士兵甩着鞭子,差一点抽在了方念的身上。

方念愤愤瞪着他的背影,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来。

“好大的排场。”

她撇撇嘴好奇的朝马队末尾那辆挂着金铃铛的马车看去,想象着里面究竟坐着什么样的人。

却不想,看着看着,马车竟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自己面前。

方念眨了眨眼,便瞧着一只白到不见血色的手掀开了车帘。

司徒靖自打看见镇西王府的旗子后表情便变得冰冷不已,此时看到这马车上的人,神色更是难看。

她眯着眼朝里看去,便听见马车里传来一阵清冷男声,

“三年了,你还是老样子,真是辜负当年我离开时的一番好意。”

隐在暗处的男人语气中带着一抹唏嘘,眼神幽幽落在司徒靖的身上。

司徒靖亦是望着马车里那人,一贯深不见底的眼神中夹杂着复杂的情绪。

“公子与你说话,你敢不理?!”

方才挥鞭要打方念那人此时又凑了过来,有司徒翎撑腰,他的态度更跋扈了些。

却不想司徒靖只瞪了他一眼,便吓得他立马噤了声。

“若是你还想像三年前那样被我狠狠揍一顿再被镇西候赶出家门,便继续说下去。”

司徒翎满不在乎的挑了挑眉,甚至还冲司徒靖露出个笑来。

“事实证明优儿和我在一起更好,我倒是听说这些年你一直在找替身,啧啧,也不怎么样嘛。”

说着他的眼睛往方念身上瞟去,随即露出厌恶的神色。

方念莫名其妙中了招,气的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过现在她也多少猜出些来,估摸是司徒靖和这人争那个叫“优儿”的女人,司徒靖落败,时隔三年知道他们要回来,昨夜买醉才把她误认成了那人。

“唔,时候不早了,有空你也回府上看看,我和爹都挺想你的。”

说罢,司徒翎放下了帘子,一副胜者姿态。

镇西王府的马车又浩浩荡荡的朝前驶去,卷起了淡淡的尘土。

司徒靖望着远处的马队紧紧攥住了拳头,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拐到了另一条街上,镇西王府带来的喧闹似乎也消失不见了。

方念见状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他,便默默跟在他身后埋头走着。

万幸司徒靖虽然生气却没有耽误方念的事,他答应帮方念买鱼,竟真的帮她买了。

司徒靖本就是个高冷帅哥,因为镇西王府一事被气的脸如锅底黑,倒叫卖鱼那人误会他不好惹,吓得不等方念还价就以最低价把鱼卖给了他们。

方念买到便宜又新鲜的鱼,心情不由大好。

在回去的路上她想开导开导司徒靖,便小心翼翼打听起来,

“你还没告诉我‘优儿’是谁呢?”

司徒靖一听这话瞬间站住了步子,目光幽深的看向方念。

说实话,方念与优儿也只有眉眼有三分像,若不是细瞧恐怕都看不出来。

“故人。”

他冷冷开口,不愿再提那人。

三年前他因为一些事离开了镇西王府,舍弃了自己拥有的一切,连并那人也拱手让给了自己的亲弟弟。

这才换来了他与镇西王府的一线生机。

可如今司徒翎回来了,看样子镇西王府还是不死心啊。

司徒翎被放逐的三年里一门心思想证明自己,没想到竟真的讨了皇帝欢心,得到了回京的机会。

看样子不久后京都就会被他掀得天翻地覆,而自己盼着的安定日子恐怕又要遥遥无期了。

方念听出他话里的敷衍,虽心里像是羽毛划过似的痒痒的,却也不敢再多问了。

两人沉默着闷头往前走,便撞见了正到处找自己的方文远。

“姐,快回家,娘又在咳血了!”

方文远一路跑来已上气不接下气,细瞧着他眼中竟微微泛着泪花。

方念见状心中一沉,赶忙先安慰起他来,

“别慌,咱娘没事的,你去请大夫,我先回家!”

顾不得再招呼司徒靖的人,方念扔下手里的东西就朝方家跑去。

待她推门进去,便听见方母止不住的咳嗽声。

方念的心口猛的一痛,好似是原主残留的执念在催促她。

“娘,我回来了!”

她急匆匆跑进房中,没料到方母此时的状态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掌家农女:冷王爷的小悍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