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立于皇穹之下》立穹光电 YAOI 立于皇穹之下最新章节

立于皇穹之下

古代言情连载中

《立于皇穹之下》由网络作家吴大宝本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沐辰,玄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所谓黑市,大多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买卖。这里聚集的有犯案累累的江洋大盗、杀人越货的通缉犯、还有一些人做的是伤天害理的买卖,没点本事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4 00:07: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立于皇穹之下》由网络作家吴大宝本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沐辰,玄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所谓黑市,大多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买卖。这里聚集的有犯案累累的江洋大盗、杀人越货的通缉犯、还有一些人做的是伤天害理的买卖,没点本事的

《立于皇穹之下》免费试读

所谓黑市,大多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买卖。这里聚集的有犯案累累的江洋大盗、杀人越货的通缉犯、还有一些人做的是伤天害理的买卖,没点本事的人是万万不敢踏入这黑市里的。每逢当月初一月黑风高夜,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黑市便开业了。

夜深之时,白沐辰换了一身黑衣便往着黑市而去。黑市的鬼街上聚集了南来北往的商贾们,之所以被称为鬼街便是因为要去哪儿可要渡“忘川”过“奈何桥”的。子时一到,鬼门大开。可还未到子时,距东门大街数十里远的一家临湖而建的小酒馆里就聚满了人。白沐辰一身黑衣,手持一把玄色的唐刀站在众人之间。四周的人不是衣着富贵的商人,就是身型高达的刀剑客。唯独白沐辰站在众人之间,身型比别人差了一截。

店内的掌柜是一个年近耄耋的老人,步履蹒跚,说话都已经气喘吁吁了。掌柜的带了几个伙计出来,那些伙计手里拿着一个个鬼脸的面具。有一种面具面白如纸,唯独朱唇一绛;还有一种是青面獠牙的兽纹,样子凶狠异常。

掌柜的低声到:“进鬼街辨来意,白面朱唇舍货得金;青面獠牙舍金得货,买卖双家银货两讫,互不相扰。”掌柜的意思便是:白面朱唇者为卖家,青面獠牙者为买家。什么事都在鬼街里解决,出了黑市摘了面具谁也不认识谁,就当谁都没来过。

白沐辰见四下的人都拿了白面朱唇的面具,极少有人拿起了另一种。这小酒馆里的人见白沐辰拿起了兽纹面具,纷纷盯着她看。黑市的鬼街大多是来讨钱,而非来送钱的。极少有那么几个,还没进黑市便会被围起来套生意。

“这位小哥长得眉清目秀的,看来是哪家的公子哥啊!”人群中有人开始和白沐辰套近乎了。

“小哥,你这是要到黑市里买什么?”掌柜走上前问。

“人命。”说着白沐辰戴上了兽纹面具。

“小哥可是来这儿寻可取人性命之人?”白沐辰身后一个穿着广袖袍的白衣公子道。那人约摸着二十来岁,说话之时脸上已经戴上了兽纹面具。

“我看不像!”酒馆的梁柱上靠着一个红衣女子,亦是带着兽纹面具,红衣女子看着白沐辰手里的刀说,“小哥自己就是个能随便取人性命之人,不像是来找杀手的。”

“那小哥是来寻仇的?”年迈的掌柜说,“黑市也有黑市的王法,在狗爷的地盘闹事也是要凭本事的。”

“狗爷?”白沐辰看着掌柜问。

“小哥连狗爷都不知道?”酒馆里最后一个带着兽纹面具的中年男子说完,这小酒馆便传出哄堂大笑之声。

“小哥是第一次来吧。”红衣女子说着慢慢靠近白沐辰,“狗爷啊可是黑市里的老大,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若小哥真的是来寻仇的,那可要真的要有两把刷子才能活着出来了。”那红衣女子凑在白沐辰的耳边闻了闻,“小哥好香啊。”

“姑娘是来寻什么的?”白沐辰问。

“我啊……我是来寻男人的。”红衣女子嬉笑着说。

“小娘子,可是你男人跑了!”酒馆里开始有人起哄,“小娘子你看看我怎么样,那个小子细皮嫩肉的一看就不行!”这屋内的人开始跟着起哄起来。

“这船怎么还不来。”带着兽纹面具的中年男子说。

“快来了。”掌柜的说完没多久,临湖而建的湖面上起了一层雾。白色的雾面里不知何时多了几艘小船,划船之人带着银色的面具,面具上没有五官,远看就像是无面鬼一般。

“无面鬼来了!”掌柜说完,小酒馆里的人都陆陆续续的上了船。小船载着宾客们逐渐往云雾深处驶去,依稀听得见掌柜的在喊:“百鬼夜行!渡忘川,过奈何……”

“渡忘川,过奈何?”白沐辰自言自语的问。

“小哥,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来这儿啊。”白衣公子说。

“我听人说,这黑市上能买到外面买不到的东西,便想来寻寻宝。”

“刚才小哥说,是来买人命的。这黑市上有的是高手,随便找一个定不会让小哥空手而归的。”另一艘船上的中年男子说,“在下姓常,是个倒买倒卖的商人,卖的都是朝廷不许经营的东西。敢问小哥名讳。”

“见过常先生。”白沐辰顿了顿,想着自己的名讳一说便会漏了嘴,随口道:“在下贱名冉哲。”

“冉公子这把刀不错啊。”红衣裳的姑娘说着,便把手伸到了白沐辰的刀上,“刀未出鞘,便能闻着血腥气了,公子做的也不是什么好营生吧。”

“姑娘,有些东西碰得,有些东西碰不得。”白沐辰瞪着红衣姑娘说。

“小娘子,人家不稀罕你哪!”也不知道哪里传出一阵粗鄙的声音。

“公子好凶啊,吓到奴家了。”红衣姑娘说着搭在了白沐辰的肩头。若是寻常男子见这般主动的姑娘很少还有坐怀不乱的,“公子好定力啊,奴家都花了那么大的心思了,公子怎么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姑娘,不是每个男人都吃你这套的。”白沐辰推开那姑娘的手说,“姑娘自重。”

“好一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啊。”白衣公子道,“在这黑市里,冉哲公子可唤在下玄一。”

白沐辰疑惑的看着玄一:“在黑市里?”

“哈哈,冉哲也不是你的真名啊。”玄一笑着说,“这就和进黑市戴面具的道理一样啊,越少和人接触越好,这自己的事也是说的越少越好。”

船越往前行便越看不清那家小酒馆了。逐渐的船只的底下浮出了许多蓝色的星点,它们随着船只前进而被推开,逐渐交织在一起成了天上银河一般的炫目璀璨。白沐辰看迷了眼,原本昏暗的湖面被蓝色的荧光点亮,淡蓝色的光芒落在人们的面具上似白似青,仔细看去的确是有几分入了鬼蜮的样子。几艘船上如今载的人都是一副魑魅魍魉的样子,白沐辰大概是明白了为什么那老掌柜要说“百鬼夜行”了。

传言道,世间万物身死之后入会入黄泉、渡忘川,过奈何、饮下孟婆汤便会再次投胎。有些放不下前世的,不愿饮下孟婆汤便自愿跳入忘川,等上数万年才能重新投胎。忘川水蚀骨,许多生灵宁愿魂魄永远困于忘川之中,也不远忘记前尘往事。所以传说里的忘川如星河一般,点点星光皆是一颗颗魂魄,正如众人脚下这般模样。

“诸位,这脚下的忘川勾魂,可不能贪看啊!”一名掌船的船夫大声说。

“勾魂……”白沐辰坐在靠近船头的地方望着深不见底的湖面,不知觉的将手伸向了湖面。

“别碰。”白沐辰的手被那个叫玄一的男子抓住了。话音刚落,便听见旁边的几艘船中传来落水的声音。溅起的水花落在白沐辰的手上,一阵焦灼的疼痛感跃然浮于手背上。白沐辰明确的听见那些人在喊:“烫……啊……救命啊,好烫。”这些喊救命的人大多是身形高大的壮汉,没一会儿工夫那些人全部都沉了下去,白沐辰想救也救不了。最后,湖面上只留下了一只只白面朱唇的面具。

“这些命,可真不值钱……”那红衣姑娘阴阳怪气的说。见着白沐辰敲着自己,那姑娘摆出一副妖娆的模样说,“小哥终于对奴家有兴趣了啊。”

“姑娘为何说他们的命不值钱?”白沐辰问。

“公子暂且叫我阿念吧。总是姑娘姑娘的叫,好生分啊。”阿念说着往白沐辰身边挪了几寸,“公子也别觉得惋惜,这些人进了黑市也不会活着出来的,不如在这湖里留个全尸,下了黄泉也能早些投胎去。”

“姑娘的话,在下听得越发糊涂了。”

“冉哲公子第一次来,不知道黑市里的事也不奇怪。”常先生说,“黑市里有个角斗场,只要能打到最后的就能得一大笔赏钱。这些人都是冲着那钱去的,卖的啊是命。运气好的时候还能见到狗爷,要是被狗爷看中带走了,以后就不愁吃喝了。”

“公子若是有钱也可以下庄,赢了的话钱也是大把大把的翻倍的。”阿念说。

“既然是去卖命的,为何要人死在这湖里?”白沐辰问。

“这是狗爷厚道。”玄一说,“这种地下角斗场一般都是人和人打,可这里的不是。这些人要对付的是凶禽猛兽,比如吃人不吐骨头的剑山虎;比如一巴掌就能拍死人的熊瞎子。这些畜生可是直接会吃人的。湖面上的雾能幻人心智,一些功夫不到家的、内力不足的人根本抵不了这湖面上的雾气,去了角斗场也是死无全尸,不如留在这里也算是死个干净。”

白沐辰摸了摸被水花“烫伤”的手,果然一点痕迹都没有,刚才的疼痛感都是假的。

“公子好内力啊,第一次来就能抵的住这雾气。”常先生说,“我正好也要去角斗场找几个厉害人压趟镖,公子可有兴趣一起去看看?”见白沐辰没回应,常先生又说,“也许公子也能在角斗场上找到要找的人不是?”白沐辰并未立刻答应下来。

几艘船只行至湖面中央,白沐辰看见对面驶来了几艘一样的空船,玄一指着那些空船说:“每月一次的黑市一开,四面八方的高手都会来此相聚,就几艘船是来不及运人的,所以来来往往的船只会走好几次,这不又去接人了。”

好几次……白沐辰心想着,若是每次都会有那么多人掉进水里,那这一夜会有多少人送命啊。视线逐渐明朗起来,灯火通明的港口竟然不亚于京都城的漕运码头。港口依山而建,山中星星点点的灯火仿佛如璀璨的星空

《立于皇穹之下》 免费阅读章节

《立于皇穹之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