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鄀畋城记》品城记维维 T吧 鄀畋城记YD

鄀畋城记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琮琪原创小说《鄀畋城记》,主角是宇文家,周如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鄀畋147年5月31日,小雨 昨天晚上虽然收到了乐正家的盛情邀请,可是我们终究还是没有继续住在那里,毕竟是我们几个着手把人家搞得一团乱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0 20:02: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琮琪原创小说《鄀畋城记》,主角是宇文家,周如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鄀畋147年5月31日,小雨 昨天晚上虽然收到了乐正家的盛情邀请,可是我们终究还是没有继续住在那里,毕竟是我们几个着手把人家搞得一团乱

《鄀畋城记》免费试读

鄀畋147年5月31日,小雨

昨天晚上虽然收到了乐正家的盛情邀请,可是我们终究还是没有继续住在那里,毕竟是我们几个着手把人家搞得一团乱,现在又怎么好意思去打扰对方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清净。我和絮儿直接回到了旅馆,可是萧翎姐却因为忙着协助周如汐,彻夜未归,倒是半夜的时候,邵仁和祁来两个一起搀着醉醺醺的郁良人回来了,毕竟他的行李,我已经事先打好了招呼带了出来。

说起邵仁和祁来,两人似乎是很好的朋友,拖着这个酒鬼聊着天来,又聊着天回去。我后来有听说,当年常申先生办书馆的时候,南宫烨和乐正清都在那里读书,两人和父亲们一样,原本也是挚交,可是在两年前的事变后,因为乐正清盲目诋毁月然洲,与从宁安读书回来的南宫烨发生了一些口角,就不再来往了。

不过因为两位主子的关系,邵仁和祁来倒是一直都很交好,两个人年纪相仿,都不到20岁,都是自幼被卖到有钱人家里当下人,又都是专门伺候着光鲜亮丽的少爷,这彼此生活的酸甜苦辣,自然也都比旁人更理解。祁来的手腕有旧伤,似乎也是与邵仁有关,常常有人说,这伤也算是他们友谊的见证。

今天上午,旅馆来了人传话,说周如汐将军已经在一家酒楼为我们定好了宴席,我们带着用泼凉水才弄醒的郁良人和天亮才回来的萧翎姐一起去赴了宴,我也终于如絮儿所说,借机好好的认识了一下,她的那位“男朋友”。

“怎么样啊小韩,身为絮儿的‘男朋友’,我没有让你失望吧?”周如汐看来是听絮儿说过我对她的误解了,这个絮儿也真是,居然连这个误会都不给我解释一下,害我一直以为她是在和哪个小男生约会。

“实在抱歉,周如汐小姐,我还以为你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瞬间就红了脸,这可真是太尴尬了。可谁让她偏偏是短发呢,又是个练家子,自带着一身英气,还总是穿着铠甲去见絮儿,让人怎么会想到她是位女子。

“罢了,这件事我倒是不介意,只是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很久了。”看起来她倒是真的没有在乎被误会的事:“你跟着我们家小姐这么久,做什么事都和她一起,我想问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什么?”我是完全没听明白,絮儿倒是一下就紧张起来了:“你在说什么啊如汐姐!”

“我的意思是,你是否对我家小姐有意,想要娶她为妻?”

“啊?我,我......”

她说的可是一本正经,我却吓得脑子都晕了。

“如汐姐!”絮儿抓着她的手臂直摇,可她却完全不为所动,还是很认真的看着我,等我的回答。

“我,我,我和絮儿只是,只是属于并肩作战的朋友的那种......”

“朋友?我可不这么认为!”她就像在审问犯人一般的逼近我:“我们家小姐生得美丽,五官精致,这一点,你可承认?”

“当,当然。”我并非违心,絮儿确实长得很可爱,而且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更加觉得她长得要比其他女子俊俏几分。

“我们家小姐性情爽朗,活泼可爱,这一点,你可承认?”

“是,是啊,她的性格确实,很可爱。”她的性子自然不用说,一直是最阳光灿烂的,虽然偶尔会因为一些事而感到沉闷,但是在与人相处的时候总是一副活力十足的样子。

“我们家小姐善良纯真,正直果敢,这一点,你可承认?”

“那当然了,她的心肠可以说是最好的了。”在宁安无论是伤患还是寻常百姓,几乎家家都受到过她的照顾,出来后她也一样,喜欢襄助于别人。

“那就是了,一个长得好,性格好,心肠好的女孩子,你和她朝夕相处快两个月了,竟没有过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她嘴角明显挑起了一丝坏笑,直接的破坏了这张满是正气的脸。

“我!”这样的逼问,可要怎么回答。萧翎姐在旁边埋着头抖着肩膀,郁良人扇子挡着脸,但是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线。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你,我只是想提醒你,要迎娶施家的小姐可不是像寻常百姓家一般简单,你必须要亲自登门接受我们家老爷的考验,得到他的认可才行。”

“如汐姐!”絮儿是实在坐不住了,快阻止她吧,这样下去我也快崩溃了,最可怕的不是她的问题有多直接,而是这些话,似乎全都问到了我的敏感处。

“好了好了,我这不也是担心你吗?你毕竟出身特殊,就这样整天跟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到处跑,让我怎么安得了心,不过今日一见,我也能看得出来,小韩确实是个好人,你与他同行,我也能放心了,就算他真的对你有了什么企图,也是可以去向老爷提一提的。”

“如汐姐!你还这么说!”

“哈哈哈!”萧翎姐和郁良人到底还是狂笑了起来,我现在也终于知道,想找个洞钻进去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

“不说这些了,关于我的身份一直瞒着你们两个,实在是很抱歉。”玩笑过后,絮儿正式的向我和郁良人致歉,毕竟萧翎姐也是一早就知道的。

“嗯?我们吗?你只管对小韩说就好了,我可是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了的。”郁良人居然也知道?想必是他自己查出来的吧,这个家伙的洞察力可是惊人的敏锐:“只是看你那么努力的隐藏,不好说穿罢了。”

“是那个娃娃吧,你用那个娃娃来试探我的反应,对吧。”絮儿竟也毫不觉得意外。

“呵呵,正是,我送给莫竹一的人偶,衣服上清楚的绣满了桃花,你离开家那么久,看到任何有关施家的东西,都难免产生情绪上的波动,我见你看着那娃娃如此出神,立刻就明白了,你并非喜欢人偶,而是睹物思人,念起家了。”

郁良人随后转头看向了我:“顺带一提,松陵市并未闹什么窃贼,那日潜入莫家的,正是我派去查你们身份的手下,只是她手脚不够伶俐,弄掉了东西,倒被你发现了。”

“你!原来那个,也是你搞的鬼,我还以为!你这家伙,为了查我们可真是费了不小的功夫啊。”

“嗯,是啊,哈哈。”他居然还得意,真想一把抢走他整天晃在手里的,那个只能用来削苹果的破扇子,然后从窗户扔掉。

“我觉得没什么啊,现在这世道这么乱,防人之心不可无嘛。”絮儿何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不过她也确实没有理由怪罪郁良人,毕竟她自己也是个骗子,而且还骗了我这么久。

“那么,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还要继续前进下去吗?”周如汐说中午就要回月然洲,大概是快要出发了,临行前问起我们的打算。

“我们自然是要继续走下去的,小韩的磁石还没有找全,我自己,也还有一些事要去做。”絮儿抬头看向我,我知道,她说的是她母亲的事。

“我就直接回家好了,在外面耽搁了这么久,还是应该要早点回去才行。”郁良人可终于是要回家了,这句话我们等的可是着急。

“那,我们便就此别过吧,我要起身回去施家复命了。”

“你会带着乐正夫人一起回去吗?”

“不,她,是由赫雷带去宇文家。”

“什么?”

宇文家明明就是她的指使者,由他们带回去,那不是放虎归山吗?

“可是,宇文家......”

“我也没有办法,宇文家以其治安主权要求接管这件事,我们现在的处境,并不适合反抗。”周如汐看来也很无奈,如此大动干戈才拿下了那个恶毒的夫人,却被宇文家直接截走了。按照这个趋势,想要借机顺藤摸瓜揪出宇文家的目的,暂时是很难了。

“那看来,也只能先这样了。”

“嗯,你们也不要灰心,乐正家如今能得到清理,宇文家就也一样,如果真的有什么阴谋,就一定会有被揭发的那天。”

如汐姐说的也是了,我们如今也算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毕竟乐正家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独掌大权了,乐正瑶和乐正清,虽然都还很年轻,但是却都勇敢的挑起了这个大梁,乐正清更是表示,要尊奉有勇有谋的姐姐为乐正家之主,自己愿意全力相助。

我们结了账,准备要出门和如汐姐道别了,刚走到门口,就从门口跑出来一个孩子,竟然拿着短刀,直接扑向了周如汐,可连衣服都还没碰到,就被萧翎姐抓住了胳膊。

“放开我,我要报仇!报仇!”这孩子很激动,好像是要跟如汐姐拼了命一样,我们都被他这副柔弱却倔强的样子给吓到,直到施家军赶来给他彻底按倒了,才终于不喊了。

“你说你是?”

“尉迟谦!”这孩子目光决绝,可就是不肯直视我们。

“你到底为什么,要来行刺周将军呢?”

面对我的质问,这孩子低下头不说话,没多久竟然哭了起来:“因为她是施家的人,我恨施家的人!我恨他们!”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很可能和十年前的子云山事件有关。

“你为什么要恨施家的人?”

“因为我爹和我娘,都被他们害死了!因为他们触怒了山神!”尉迟谦说完就一直大哭不止,我们也没办法再和他解释什么,而且他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让他理解事情的真相实在是有些困难。

“如汐姐,我们还是放了他吧。”絮儿难过的请求着,如汐姐也同意了这个建议。

我们安排好当地的人给孩子送回家,并且尽了最大的努力向他解释了世界上并没有山神,那场

《鄀畋城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