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开启天堂的钥匙》天堂的钥匙的英文 小说TXT 开启天堂的钥匙小说在线试读

开启天堂的钥匙

现实连载中

《开启天堂的钥匙》作者:兰灵,现实类型小说,主角:赵君堂,鲁滨逊,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9 00:07: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开启天堂的钥匙》作者:兰灵,现实类型小说,主角:赵君堂,鲁滨逊,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

《开启天堂的钥匙》免费试读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纳兰性德《木兰花》

赵君堂这一段时间又开始了空中飞行的日子,今天BJ,明天G州,忙得连身上的每个毛孔都紧张不安。他时不时打电话回家,问一问家里的情况。芷楠一看来电显示,往往会让女儿去接。

女儿跟爸爸电话里嗲得让人的心酥酥的,女儿跟爸爸说完后往往叫妈妈来接,芷楠有的时候直接挂断,有的时候说上两句,无非是那边天气凉吧,记得换衣服,别把袜子当手套用哦。

赵君堂在那边嘿嘿地笑着,说等我做完这单生意就收山不做了。

芷楠说你就是山上的那只最傻的猴子,等别的猴子都跑光的时候你还在那山上站着望风呢!

赵君堂说这次是真的,看看吃老本也够我们全家吃一辈子的了。

芷楠说你就做梦吧。

晚上,她早早地跟女儿把饭吃了,吃完饭休息上半个小时看看书画画画什么的就差不多该放热水洗澡了。洗好了澡,母女俩钻到被窝里再看上半个小时的书就都哈欠连天了。

她给女儿脱去衣服,让她睡觉。小家伙歪着头看着妈妈,不一会儿长睫毛就停止了闪动,整个人呼呼地睡着了。

芷楠也关了灯准备睡觉了。

就在这个时候,芷楠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以为是老公打来的,但是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习惯性地喂了一声,说你好。

对方一开始没有声音。

芷楠又喂了一声。

对方说是我。

芷楠说你是?

对方沉重地说道:方圃。

芷楠哦了一声。

方圃说没有打扰到你吧。

芷楠说还好,没有。

方圃说你还好吗?

芷楠说还好,你呢?此时芷楠的心里风起云涌,波澜起伏,可是她的声音却出奇地平静。

方圃的声音浑厚低沉,他说听到你的声音真好,还是以前的声音——没有变。

芷楠苦笑着说你的也是——没有变。

方圃说我一直没有勇气拨打你的电话。

芷楠说谢谢,不过,你今天终于有勇气了。

方圃说是你给了我一个机会。

芷楠说知道你现在做得很大,很为你高兴。

方圃说我是把事业当成爱情去经营的,能做不好吗?

芷楠笑着说是呀,事业爱情双丰收,你做到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

方圃说也没有吧,我只是许多年前在海边嬉戏的一个小屁孩,偶然把一粒沙子放到了贝壳里,等待着多年以后珍珠的出现。

芷楠说你真会讲,还说得这样有诗意。

方圃说你本身就是一首诗。

芷楠说都四十多岁的人了玩不起浪漫了,说正经的吧。

方圃说我本身就没有开玩笑。

芷楠说好多年老家都没有你的消息,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

方圃说鲁滨逊漂流记里的事情我都经历过了,我是一个野人。游走在文明边缘的野人。

芷楠笑了,野人?

方圃说你想听我的故事吗?我的故事比现在上演的电视剧都精彩。

芷楠说我从来不看电视剧的。

方圃说真的?一个女人竟然不看电视剧?

芷楠说这有什么奇怪的?社会百态远比电视剧精彩。

方圃说也是,不过听到你竟然不看电视剧确实让我吃了一惊。

芷楠说别说电视剧,我连电视都不看的。

方圃说这是真的吗?

芷楠说是的,是真的,我没有必要骗你。

方圃说我相信你,那你闲着没有事情的时候做什么?

芷楠说我似乎每一分钟都很充实,几乎没有觉得无聊的时候。

方圃说那你打游戏吗?

芷楠一听噗嗤笑出了声,说我连电视都不会看,又怎么会去打游戏呢?长这么大我还一次都没有打过。

方圃说那你下班后最想做的是什么?

芷楠说照顾女儿,写东西,看书。

方圃说哦,那我的故事你想听吗?

芷楠说想听,只是不知道你想不想说?刚才你倒是一股脑地把我的隐私都打探去了。

方圃呵呵一笑,说哪里的话?接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我的故事就是你听了,或许也不会懂。

芷楠说你看还没有说就后悔了。

方圃说也不是,我不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

芷楠说我很久以来都没有听过故事了,我也担心自己是不是还有那个评判的眼光。

电话的那端一片静默。

芷楠听了听并没有什么动静了,说时间不早了,我先挂了。说着她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电话,芷楠的心里久久难以平静,整个晚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她脑子里想的最多的还是方圃,是小时候的方圃,高高的个子,细长的腿,穿一件白得发黄的汗衫,一条满是补丁的裤子。

但是,他的脖颈挺得很直,他的骨头很硬。两只大眼睛流露出的是对生活的渴望和憧憬。

想着想着她的眼睛里一片模糊。她关了灯,拉上被子闭上了眼睛,可是,他的影像还是挥之不去。

她试着不去想他,她试着去想白天发生的一切,想想小朱那么美的一个女人,竟然厌倦了约定俗成的男婚女嫁,找了一个女人做老婆;想想小邓,那么年富力强的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竟然吃起了软饭,找了个妈妈级别的已婚女友,孩子都有两个。

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一步步挑战人们的承受底线,照这样发展下去,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奇葩出现?

想到这里,她再也睡不着了,拧开床头柜上的灯,拿起《红楼梦》看了起来。这本书,她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来了,但是每次翻看的时候都有不同的感受,她觉得人生就跟翻书一样,每一分每一秒给人的感受都是如此不同,书还是那本书,一点儿都没有变,但是翻书的人却变了,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几天后,芷楠跟方圃在市区一个名叫旦夕元的茶馆见了面。

芷楠穿着一件紫罗兰的长款旗袍,脖子里缠着一件白色的真丝长款围巾,脚上穿着一双深蓝色的方口皮鞋,臂弯里斜跨着一个黑色的真皮皮包,头发挽起,梳了个鸡窝头,别了一个大的蓝色水晶夹子。

整个人通体散发着一种优雅高贵的书卷气。

芷楠往往不会提前到场,但也不会迟到,她几乎总是踩着那个约定的时间点来到。

不过,她刚一下车就进入了一个男人的视线。

这是一个黑色脸膛的男子,脸膛长得像一块大土豆,而且脸色土黑土黑的,好像永远也洗不干净似的。脸上坑坑洼洼的,像是早年的青Chun痘的余孽。

双眼皮双得有点离谱,像是两条永远也不会相交的平行线。粗看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人工加工过的。

眉毛又粗又黑,上面还有几根不安分的长长的眉毛,像是岗楼的哨兵般打望着远方。

直挺挺的鼻梁平滑地拉下来,嘴巴却很小巧,但是却有着性感的厚嘴唇,就连女人也望尘莫及。

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按照同一个方向向后面抿着。上身穿了一件黑白格子西装,里面穿着浅蓝色的衬衫,但是没有扎领带。

他就是方圃。方圃早就在那里等着她了。他坐在靠窗的一个位子上,旁边的位子上放着一款黑色的男人皮包。

从她下车的那一瞬间,他就看到她了。他摘下了墨镜,擦了下眼镜,放在桌子上。他的身后放着两根不锈钢的双拐。他招呼了一个男服务员过来把双拐拿走了。

芷楠刚走到门口,就有一个身材苗条的年轻女服务员过来打招呼,问她是不是找一个姓方的朋友。

芷楠点了点头,服务员说跟我来吧,说着在前面走,把芷楠带到方圃的面前,然后走开了。

芷楠微笑着冲方圃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方圃说过来还方便吗?

芷楠说还好。

方圃说要喝点什么?

芷楠说一杯绿茶就可以了。

方圃说喜欢喝什么牌子的?

芷楠说随便好了。

方圃说难就难在随便二字,其实是最难让人伺候的。

芷楠说是吗?老同学了就不要客气了。

方圃说来SH后看到你混得还不错,我着实为你感到高兴。

芷楠说那么多年没有你的消息,现在你一下子出现在我的面前,真的让我很感到很意外,也很激动。

方圃说是吗?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了你的消息。

芷楠说我一直生活在大众的眼皮底下,倒是你跟我们玩起了捉迷藏,说说你那些鲁滨逊的故事吧,我可是冲着那些故事来的。

方圃笑了笑,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你最喜欢读《儿童诗》和《小溪流》。

芷楠说是呀,读着读着不知不觉之间就流进大海了。

方圃说真是世事难料呀!现在生活得还开心吗?

芷楠点了点头,说还好吧,一想到女儿就什么烦恼都忘记了。

方圃说女儿长得很像你吧?

芷楠说怎么说呢,看到他爸爸的说像他爸爸,看到我的说像我,要是我们三个一起出去,那人们就会说你看这一家三口长得可真像。说到这里,芷楠掩口而笑。

方圃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说看得出你生活得是很不错的。

芷楠说还好,她看了一眼方圃,微笑着说你呢?孩子多大了?

方圃停顿了一下,说你是想听真话呢,还是假话?

芷楠说你想说真话呢,还是想说假话?

方圃哈哈大笑起来,说真话呢,会让你听起来不舒服;说假话呢,就等于是欺骗了你,让我感到不舒服。

芷楠说那你没有说,怎么就知道我听了后会不舒服呢?

方圃说那我就说给你听听,他沉思了片刻,说我还没有结婚呢。当然了——更没有孩子,不像你,有那么一个幸福的家庭。

芷楠哦了一声,说这话听起来确实让我感到不舒服了。她抬起头来注视着方圃的

《开启天堂的钥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