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余烬之国》余烬之铳 小说 蕾丝 余烬之国straight(直人文)

余烬之国

奇幻连载中

主角是西泽,纳拓的小说《余烬之国》此文是言家九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深夜,海潮声从远处隐隐传来,伴着连绵不歇的海鸟啼鸣,海面弥散着淡淡的薄雾,在明亮的月下泛起淅沥的光,寒冬的夜很漫长,所以月光懒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4 20:02: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西泽,纳拓的小说《余烬之国》此文是言家九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深夜,海潮声从远处隐隐传来,伴着连绵不歇的海鸟啼鸣,海面弥散着淡淡的薄雾,在明亮的月下泛起淅沥的光,寒冬的夜很漫长,所以月光懒散

《余烬之国》免费试读

深夜,海潮声从远处隐隐传来,伴着连绵不歇的海鸟啼鸣,海面弥散着淡淡的薄雾,在明亮的月下泛起淅沥的光,寒冬的夜很漫长,所以月光懒散地笼罩着整个屋檐,即使是在近海的白石城里也然如此。

万籁俱寂,星辰和月亮悬在夜幕下。白石城里有一座教堂,自五十年前白石城在此建成的那一天起它就坐落在城镇中央,与城镇一同经受着时光的洗礼。

教堂门前本应该有守夜人的,但今晚那个总是一脸颓废的男人跑去开小差,在通宵营业的酒馆里沉迷寻人买醉,所以一名黄发的少年就得以趁着这个机会从半开的大门外偷偷溜进教堂,在慵懒的街灯下,消失在了大门里。

他的脚步很轻,在走廊精致的大理石地板上甚至发不出声音。

他走了很久,绕了几个楼道,又在教堂后的住舍里拐了几个弯,最后在一个熟悉的房间外停下脚步。

门缝里亮着光,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掏出来几颗糖球,然后敲了敲门:“喂,是我。”

“……”像是由于惊讶而沉默了一番,房门被拉开,一张清秀的脸出现在门后,黑发凌乱,“进来吧。”

“你听说了吗?”在工作台旁边坐下之后黄发少年连气都没喘,第一件事就是对黑发少年说道,“去王都塞万进修的那个位置被纳拓老爷家的大儿子拿到了。”

黑发少年刚刚坐在椅子上就听到了这句话,那具身体仿佛有一瞬间僵住,但他很快调整好了状态,埋下头说:“已经知道了,神父是传达消息的人,我离他最近,所以知道得也早。”

黄发少年剥开糖纸,把几颗球状的糖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不可思议地问道:“那你怎么还能这么冷静?”

黑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从工作台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根还有余温的黑色蜡烛。

“你努力了那么久,在教堂干杂物,替全城的人往外写信,抄从大城市那边传来的轮亥教义,拼命地读书背书,最后考了全白石城第一的分数,那个位置本来该是你的!”他舔舔舌头,略带羡慕地说,“而且你文试是满分!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唯一的满分!”

“话别说那么绝,本来也不一定是我,塞万那边也没有人说选人的标准是那次考试的分数。”他一边清理着蜡烛的丝线,一边从整齐的脊骨架上取下一根骸骨,用火星子将蜡烛点燃之后,他开始将骸骨放在烛火上烤着。工作台的两边被各式各样的书完全填满,一盏由术法驱动的灯器平放在桌面上,充当着整个房间的光源。

在灯光照映下的黄发少年看上去很俊朗,穿着也很整洁,棕色的长裤几乎和地板融为一色,左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怀表,整个人的气质就像是个家教良好的小少爷一样,小少爷嚼着硬糖球,嘴里发出清脆又刺耳的碎裂声。

“可那个人配吗!白石城第一富商的大公子?他只有这个名头可以拿出来见人!你看看他其他的称呼——【肥猪】,【读书白痴】,【枫糖少爷】,【发情机器】……你看,他完全比不上你!”

黑发少年目光古怪地看着他嘴里的糖。

“我这是白石城本地特产!”小少爷振振有词。

“我只听说过【枫糖少爷】这一个绰号,因为他确实每次出现的时候手里都拿着枫糖制品,其他三个都是你编的吧,而且【机器】这种词在我们这里已经很久不流行了,”少年拾起一根被熏烤了一半的骸骨,拿在手里,继续放到烛火上,燃起一缕细烟,“虽然我也很赞同【肥猪】这个绰号罢了,听说他经常对手下的女仆进行骚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所以呢?”黄发少年嚼着硬糖看着他工作,最后呸出一口口水,凑到他身边,问。

“没有所以了,”少年放下手中已经被烛头细火燃过一次的那根脊骨,从桌面上放着的脊骨架上再轻轻折下来一根,淡然地说,“这就是现实。”

黄发少年的表情在一瞬间低沉下来,好像硬糖是他某种情绪的约束点一样,他说:“我要是你,我肯定忍不了,自己应得的东西被其他人不合规矩地抢走,说真的,我要是你,我现在就跑到纳拓老爷的家里,逮住那个肥猪就是一顿乱揍,把他那生孩子的玩意都给打断!”

“哪有什么规矩……”少年叹了口气,掂起身边一个盛着清水的碗,倒水洗了洗满是脏灰的手,“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完整的规矩放在你的面前,如果你想要规矩,他们立刻就能把自己准备好的规矩拿出来,告诉你说他们就合规矩,到时候你才是跳梁小丑。”

他找来毛巾擦了擦手,回头轻轻地看了黄发少年一眼:“这就是你要的规矩?”

黄发少年一时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有些火大地对着面前这个冷静到不像自己同龄人的黑发少年说:“那你就这么忍了?就这么忍了??好好想想!你为了这个进入王都塞万的考试准备了多久!三个月?六个月?不,是三年!这是三年一次的进修机会!你知道,那个王八蛋一直都看不起你,他在私底下一直叫你流浪儿,说你这种没爹没娘的杂种根本不配去王都进修!”

他说完后愤怒地站起身像是要走,结果饶了几步之后又走回来,在桌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咬着牙说:“西泽,要是你不想取回属于自己的公道,要是你看着这样的现状还不会生气默不作声,那我这辈子都会看不起你!”

被称为西泽的少年沉默了。

黄发少年低头看着他的侧影,冷笑道:“你这呛人的本事要是用在别人的身上得有多厉害,别人要是想呛得过你还得靠关系。”

他说的没错,西泽确实很会呛人,因为他知道什么是规矩,他的行事逻辑从来都很严谨,所以他根本不会犯错,也不会留下任何让人诟病的马脚。而只有他这样真正知道规矩的人,才知道自己该如何在规矩允许的范围内违反规矩。

过了一会,烛光渐渐变得发黑,黑色的蜡油滴在工作台的桌面上,透出隐约的光彩。

“韦尔,在你心里,我是那种会在这种时候默不作声,没有一点情绪的人吗?”西泽轻声地问。

韦尔的表情一下子放松起来,他走了几步,扶住西泽的肩膀,说:“当然不是,我上次抢着吃了你一块鸡脯肉都被你隔着半个月狠狠整了一回,我自己都全忘了你还记得,你就是这么个疵瑕必报的小人,西泽。”

“那我恭喜你,”西泽轻轻地笑了起来,他抬起眼,看着站在自己椅子旁边的韦尔,轻笑道,“我就是这么个喜欢记仇的小人。”

他接住韦尔递过来的锡纸糖块,轻声地呢喃:“任何侮辱过我母亲的人,都不能好死……”

——————

纳拓家的大公子维什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喝酒,每喝一口他就狠嘬一口手边另一杯枫糖的蜜汁,大笑一声,紧接着狠狠地拍一下身边女仆翘嫩的臀部。

少女眼眶含泪,却怎么都不敢哭出声来。

“老神父那里肯定已经把消息告诉那个小杂种了,”维什一边说着一边从天鹅绒被中坐起身,用脖子上的丝巾擦了擦被糖液和酒汁浸到油腻的嘴角,哈哈大笑,“他现在一定恨我恨到想杀了我,但凭他个无能的杂种可什么都做不到!”

他在和一个男人对话,后者披着一身绒领长袍,站在窗边,手里端着一杯鲜紫色的汁液,他回头看了维什一眼又将目光转向了夜幕下的白月,慢条斯理地开口:“他不用因为这件事恨你恨到想杀死你,从多少年前你叫他杂种开始,他估计就已经狠你恨到骨子里了。”

男人的语气很平静,很冷淡,像是带着某种能让人清醒下来的特殊魔力一般,维什不禁打了个寒颤,随之摇了摇头,嘴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像是安慰自己一样地说:“没,没事他杀不了我,而且还得看着我登上进修的席位,看着我跟使者一起离开白石呢!”

想到自己美好的未来以后维什又笑了起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夺走属于他的东西!想想他为白石城当狗当了十年,可那口鸡腿肉最终还是被人抢走的滋味……”

他的神情逐渐陷入某种让人厌烦的癫狂。

“别忘了,在真正动身前往王都之前,使者大人完全有权将你的席位取消,换上其他人,”男人轻轻饮了一口杯中汁液,说,“所以这几天你给我安分一点,记得在使者的名坠后面跟上大人。”

“难道整个白石城里还有人比我更适合去王都进修吗?!”被自己的父亲如此看轻的维什终于将满心的羞恼化为了溢出的怒意,忍不住面目狰狞地大声吼道,左手狠狠地扇在女仆的臀上,引出一声猝不及防的哀嚎。

少女捂着嘴巴,脆弱的眼角落下泪来,划过脸颊,滴在裙角上。

男人回头看了维什一眼,发现他正凶狠地丢下酒杯,肥壮的身体带着臭汗从床上爬起,一点点逼近着只能趴在地上无助哭泣的少女。

这是维什定下的规矩,在这场长久的折磨中一旦被迫害者哭出声来,她就得经历这样的惩罚,这也是维什一天换一个女仆的原因。

男人啧了一声,觉得维什未免太过不把自己和自己的话放在眼里

说到底,自己到底是怎么生出来这种极度自负而又狂妄的儿子的?和这头猪比起来,教堂的那个黑发小子貌似要好太多了。

玻璃的破碎声突然自他耳畔携着呼啸的飓风传来!

男人的思绪被打断后先站在原地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这难道是维什摔碎酒杯的声音

《余烬之国》 免费阅读章节

《余烬之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