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拾捡的微光》拾捡的拼音 调教 拾捡的微光女王

拾捡的微光

浪漫青春连载中

主角叫林夏,夏飞飞的小说是《拾捡的微光》,它的作者是谈离生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夏飞飞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站在木头做的门前,泪眼汪汪地盯着赵燕。赵燕走一步,他就跟一步,然后被赵燕撵回来。他双手拽着赵燕的衣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9 04:06: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林夏,夏飞飞的小说是《拾捡的微光》,它的作者是谈离生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夏飞飞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站在木头做的门前,泪眼汪汪地盯着赵燕。赵燕走一步,他就跟一步,然后被赵燕撵回来。他双手拽着赵燕的衣

《拾捡的微光》免费试读

夏飞飞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站在木头做的门前,泪眼汪汪地盯着赵燕。赵燕走一步,他就跟一步,然后被赵燕撵回来。他双手拽着赵燕的衣服,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哭得太凶,打起了嗝,“妈嗝……妈妈,我、我不要在这里……”

“飞飞乖,妈妈明天就来接你,你在这里跟姐姐玩儿,明天妈妈给你买好吃的。”怕赶不上收麦的机子,赵燕把夏飞飞推进院子,慌忙骑上自行车走了。

见赵燕走了,夏飞飞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是小飞哭了吗?”外婆拄着拐棍,步履蹒跚地从屋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破旧的拨浪鼓,朝夏飞飞的方向走去。“小飞,别哭了,看~拨浪鼓~”外婆晃了几下,拨浪鼓发出沉闷的响声,不似之前的清脆了。

夏飞飞盯着外婆手中的拨浪鼓,伸手夺过来,狠狠地扔在了地上,两条腿来回蜷曲着,“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妈妈!我要回家……”

外婆看着孙子,叹了声气,拄着拐棍进了屋。

林夏坐在门槛上,两只小手支着下巴,盯着在地上撒泼的夏飞飞,看看被扔在地上的拨浪鼓,跑过去把拨浪鼓捡了起来。

“我的!不许你碰!”夏飞飞瞥见林夏拿走了拨浪鼓,从地上跳起来,气呼呼地从她手里夺了过去,然后扔在地上,继续哭。

林夏蹲在地上,从旁边捡了一根小木棍,在土地上写写画画。

夏飞飞哭得没劲儿了,也就不哭了,低下小花猫的脸,看着地上奇奇怪怪的东西,“这、这是什么啊?”

林夏从口袋里翻出卫生纸,尽职尽责地做着一个好姐姐,把他挂在鼻子上的鼻涕擦掉,笑着说:“你的名字,夏-飞-飞,我刚学会的。”

夏飞飞趴在地上,手指比着乱画,到最后也不知道他画的什么。他要等到今年的暑假过后才会上学。

写了一会儿,他便没了兴致,伸手去捡地上的拨浪鼓,两只手来回搓了几下,拨浪鼓响了起来。他坐在林夏的身旁,耷拉着小脑袋,眼睛哭红了,“我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

“舅妈说了,明天来接你……还给你买好吃的。”林夏觉得后面的那句承诺,大概只是大人对小孩儿经常使用的空头支票。

中午,外婆做了面条。面条看起来很寡淡,清汤寡水,像是没放油,外婆却吃得津津有味。

夏飞飞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跑到院子里,抱着一把大扫帚去捉蜻蜓。

蜻蜓常出现于芒种时节。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蜻蜓的出现,意味着夏天快要到来了。

蜻蜓常在水域附近的草丛附近活动。外婆家靠着大河,说是大河,其实只是一个很大的水坑,看起来跟河差不多,周围生长着茂密的杂草,但水是不流通的。

夏飞飞扬起手中的大扫帚,还未去扑蜻蜓,自己先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扫帚太沉,他太小了,扛不住扫帚的重量。

蜻蜓飞得不高,跟外婆家的土房子的高度差不多,展着翅膀的声响听得异常清晰。林夏跑过去,把夏飞飞拉了起来,自己抱着大扫帚去扑蜻蜓。

夏飞飞乐呵呵地跑过去,蹦蹦跳跳,伸手去抓。“姐姐,我要好多蜻蜓!等妈妈明天来接我,我要给妈妈看。”

最后,林夏只扑到了两只蜻蜓,全部给了夏飞飞。

外婆家只有一间屋子、一张床,林夏和夏飞飞睡一头,跟外婆挤在一张床上。夏飞飞睡不着,吵着嚷着让外婆讲故事,外婆跟他们讲起了林夏外公的故事。

“奶奶,我怎么没见过爷爷?爷爷是不是跟爸爸一样,去上班了?”夏飞飞扑腾着两条小腿,两条小胳膊交叠在一起,小下巴靠在上面。

外婆笑着应了一声,继续讲着当年丈夫参军打敌人的故事。外婆讲的这些都不是她亲眼所见,都是外公偶尔回来一次,眉飞色舞地讲给她听的,她从来没离开过这里。

林夏盯着土墙上贴着的照片,照片上穿着军装的人是她未见过面的外公,眉宇间透着英气和军人特有的清爽傲气。

夏飞飞不一会儿便睡着了,被子被他踢到了一旁,两条光溜溜的腿跑了出去。

林夏爬起来,把被子拉过来,盖在了他的身上。

第二天,夏飞飞满心欢喜地等着赵燕来接他回家,等到晚上星星和月亮都出来了,赵燕还是没来。他坐在地上,哇哇得哭了起来。

等他哭累了,林夏跑过去,拉着他进屋里睡觉。

赵燕是第三天中午来的。夏飞飞见到她,赤着双脚扑了过去,依偎在赵燕的怀里,乖巧得像一只小绵羊。

林夏被夏莲接回去是一个星期后,家里的院子里堆满了小麦。几天后,林祥生借来三轮车,拉去城里卖了,麦假也算到了结尾。

喻文风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经历了麦假,整个人晒黑了一层。他身后跟着一条小黄狗,喻文风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

这条小黄狗是前几天林小玲买来送给他的。林小玲一直害怕上次的毛毛虫事件给儿子带来什么心灵上的阴影,和喻强商量着,给喻文风买了一条小黄狗。

并不是街上所有的人都使用收麦机,有的地方机子不好去收,他们便会拿着镰刀下地割麦。这也就给了像林夏和张美玲这些孩子拾麦穗的机会,捡的麦穗拿回家就能换西瓜吃。

“喂!小丫头,你在干什么啊?”喻文风老远看到林夏,带着自己的小黄狗跑了过去。见林夏和张美玲在捡麦穗,他蹲在地上,百无聊赖地盯着她们,随手捡了一根麦秆,夹在嘴巴和鼻子之间,嘴巴撅得老高。

“喻文风,这、这是你的狗吗?”张美玲看到小黄狗,躲到了林夏的身后。她从林夏身后探出头,畏畏缩缩地问:“它会咬人吗?”

喻文风伸手拍了拍自己小黄狗的头,一脸得意地说:“小爷是它老大,小爷让它咬人的时候它就咬,小爷不让它咬的时候它就不咬,它做什么都要听小爷的!”

之后的很久,林夏每次见到喻文风,他的身后总是跟着那条小黄狗。后来的一次下雨天,那条小黄狗不见了。喻文风找了许久,都没能找到,大人们说可能是被坏人偷走了。

然后,直到他小学毕业,跟着家人搬走,林夏都没见他再养过其他的小动物。

《拾捡的微光》 免费阅读章节

《拾捡的微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