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百昧千金传》百代医传妇康千金凝胶 主角是辜敏,楼儿的小说 百昧千金传Mary

百昧千金传

现代言情已完结

《百昧千金传》是枥辞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百昧千金传》精彩章节节选: “收起你那眼神,往后有你求我的份。”女子说完往地上掷了一样东西,等烟雾散去,那还有刚刚巧言令色的女子。 越殇楼抱着顾纤吟出了宗祠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1 08:04: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百昧千金传》是枥辞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百昧千金传》精彩章节节选: “收起你那眼神,往后有你求我的份。”女子说完往地上掷了一样东西,等烟雾散去,那还有刚刚巧言令色的女子。 越殇楼抱着顾纤吟出了宗祠

《百昧千金传》免费试读

“收起你那眼神,往后有你求我的份。”女子说完往地上掷了一样东西,等烟雾散去,那还有刚刚巧言令色的女子。

越殇楼抱着顾纤吟出了宗祠之后,他的父亲越卫赶忙上前,查看,他三指轻轻搭上顾纤吟的手腕处。

这脉搏的奇异之处就是时而急促,时而缓慢到几乎把不到。“楼儿,这位姑娘怕是毒入五脏六腑。”族长的这一番话说完。

在场想跃跃欲试的人也眉头紧皱了起来,真的要去求那群解毒的了。

越殇楼看着寂静下去的周遭,“可有办法?”

“楼儿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找他们。”族长一转身,围着的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封住了顾纤吟五感之后,他就一直抱着她,跟在他父亲后面。

他们往深山里走去,越往深,山路越陡,已经几乎没有水泥建造的平旦大路走了,石头埋在泥土里,露出半个,人走上去,十分咯脚。

树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集,脚下的泥土渐渐有了软意,空气中隐约透露着一股潮湿的触感。

等他们走出这片密林,密林之后的景象让他的双眼震撼了一下,原来在这片密林之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中间隔着一条小河。

小河潺潺的流过,有几个孩子挽起裤衣袖,穿着白色的工字背心,湿漉漉的在河中奔跑,嬉戏。

一个年长一些的孩子伸出食指放在唇边,作噤声状,几个孩子安静下来,清澈的河流,游过三四条黑色的大鱼。

几个孩子蹲下一顿摸,抓,一个孩子貌似抓到了一条,举到头上,阳光撒下,孩子纯真的笑脸烁烁闪光。

几个竹屋映入眼帘,竹屋并排而建,离地有半米高,“走吧!他们是唯一一族学习解毒之方的。”族长带着他们走到几块高于河面的石砖边。

越殇楼把抱换成了背,踩上石砖,一个水花在自己脚边炸起,原来是抓鱼的孩子拿着石头在扔他。

“放肆,这是来救命的。”族长呵斥着小孩,小孩们对着两个人做了鬼脸,又把剩余的石头一起扔向了他们。

这水花溅湿了他的裤子和衣角,微风拂过带着丝丝凉意,“哎!他们这些毛孩。”越卫带着笑意,继续领着路。

石砖似乎有些年头了,四边都长满了青苔,唯独中间没有,应该是经常有人清洁或者走路所以没有留下。

大约走了一百米,在一个与旁边竹屋不同的屋子前停下,门口站着一个少女,少女看见族长和越殇楼。

一只手握着腰间的弯刀,一手放在握刀的手臂上向族长鞠了一躬之后,‘铮’拔刀指向了越殇楼。

“来者止步,此乃辜阁林,非我族类者不可入内。”女子声音掷地有声。

“阿七,他是我儿,越殇楼。”族长用拐杖把刀移开,那位唤阿七的女子盯着越殇楼看了许久。

抱拳,单膝跪下“阿七不识少主,请少主责罚。”她的动作震到了腰间系带的银质铃铛,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

“哟!是族长爷爷呀!我父亲外出采药不在家中,不知有何事来访。”声音徒然在竹林深处响起,一会又似四面八方一起响起。

越殇楼感觉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那里听过。

“族长爷爷这有个病人中毒了,想劳烦敏丫头你出手帮忙。”族长慢慢回答。

“哦?可是刚刚在宗祠似疯魔发作的少女。”众人眼前一花,一个身穿白色改良斜襟汉服流苏上衣加蓝色棉麻灯笼裤,头发亚褐

暖棕色扎着麻花辫,背着一个竹篓带面纱的女生站到了几人面前。

“等我呀!辜敏!”另一个头发玫瑰棕色扎低马尾,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不失一个可爱的妹子,她声音也颇为悦耳,她因为像是从什么地方跑来的,额角带着点薄汗。

“啊!”少女看到了越殇楼身后背着人,失声叫了一下。

辜敏微微侧头也看了一下顾纤吟,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安慰似的拍了拍那少女的肩膀。

“橙子,你用不用先进去?”见少女摇摇头,她耸耸肩,放下竹篓,双手一撑坐到了竹子的围栏上。

“正是,敏丫头你意下如何?”族长笑吟吟的看着双腿在空中摇荡的辜敏。

辜敏单手撑着栏杆,歪头看向越殇楼,“不好,我不喜欢少主的眼神。”直言不讳,辜敏一改笑脸。

面色微冷,目光看似挑衅,“对不起,事关性命还望姑娘出手帮忙。”越殇楼也明白刚刚女生说的话了,敢情这丫头这么记仇。

“他人性命与我何干?”辜敏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下地背起竹篓往里面就走。

越殇楼想上前,被阿七拔刀逼退了一步,他顾虑到身后的人,不好出手。

那位被她叫做橙子的人急忙上前拉住了她,把她拉的离两个人很远的地方,看着二人交谈了一番之后,辜敏脸色不好的走过来。

往兜里摸索了一下,往越殇楼身上砸过去,然后让阿七去跟他把顾纤吟背过来。

“这是我辜家令牌,以后你可以自由出入此地,但切记除你以外任何人不准带入我辜阁林半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辜敏看了一眼封住五感的顾纤吟。

嗤笑一声,“活该你被打,咋没打死你?”她伸手取掉上面的银针,顾纤吟双眼一睁,刚要发作,辜敏拿出一罐朱红色的瓷瓶,在她笔下晃了晃。

越殇楼见此也不多说什么了,术业有专攻,辜敏这一手足以让他闭嘴了,正要下山。

辜敏的话隔空传来,“越少主,我知道你一定拿了她的血液检测报告,她中的是神经方面的毒素,我需要全方面资料。”

他脚下一顿,往竹屋方向点了下头,“明日便取来给你。”

见二人身影渐远,辜敏拿起一把药草就往要偷偷溜走的少女身上砸去。“瞧你那出息,真是那个人的妹妹?”少女讨好般把掉落在地的草药。

捡起,抖落干净放回了原位,走到竹桌旁,倒了一杯水,双手端着走回辜敏面前。“嗯,你能治好吗?他挺疼她妹妹的。”

辜敏听到后面,一个爆栗就往她头上敲去,“那怎么不见他疼疼你?三天两头的跑我怎么不见他来找你?程橙橙做女生你是最失败的。”

程橙橙沉默了一下,苦笑的看向竹窗的位置,“是他不知道我的心意,又或许知道了不愿搭理我。”

听着一向乐观豁达的少女吐露心声,辜敏咬了咬下唇,“那我就治好他妹妹,让他一生一世都欠着你。”看着为自己愤愤然的好友。

程橙橙神情平淡,她不是这个想法,那个人只有在他谈及妹妹的时候神情动人,温柔。

一眼沉沦的向来只是她,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帮他救回妹妹,别的什么也不求。

“唔。”两人谈话间,床上的人恢复清醒,她看到了围在她身旁的人,不太适应二人放大到模糊的情况。

“戴上这个吧!你现在毒入五脏,要救你就要知道毒是什么!?”辜敏在她耳朵上扎了一针,又让她带上特殊的眼镜。

让程橙橙取了一种药丸,放到水里融化,顾纤吟觉得体内那股躁动有了平息的痕迹,赶忙喝下药水。

“别喝那么急,你最近最好心情起伏太大,这毒似乎在你怒气最盛的时候,发作后续力越大。”辜敏把着脉。

《百昧千金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