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顾仙生》一顾仙生免费全文阅读 小白文 一顾仙生801

一顾仙生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一顾仙生》是半颗豆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顾仙生》精彩章节节选: 陆寻之沉到完全看不见的时候,韩裴右手中玄力一盛,一把笨重的巨剑便出现在他手中。起手,剑落。沉重的剑峰以千钧之势落下,冰面和冰下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1 08:02: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顾仙生》是半颗豆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顾仙生》精彩章节节选: 陆寻之沉到完全看不见的时候,韩裴右手中玄力一盛,一把笨重的巨剑便出现在他手中。起手,剑落。沉重的剑峰以千钧之势落下,冰面和冰下的

《一顾仙生》免费试读

陆寻之沉到完全看不见的时候,韩裴右手中玄力一盛,一把笨重的巨剑便出现在他手中。起手,剑落。沉重的剑峰以千钧之势落下,冰面和冰下的湖水被斩往两边。层层极速分开的湖水,追出陆寻之依稀的身影。

韩裴手中巨剑一抖,转眼间变化成一节长鞭,长鞭朝下方的陆寻之一甩,片刻间,卷了陆寻之往湖上一带。陆寻之飞出之际,韩裴身形一闪,一伸手,将陆寻之接在手臂中。

“师弟,你这是作什么?”暮渊雪眉色微厉。

韩裴探着她气息道:“未必是。”

“你怎知她不是苦肉计?”暮渊雪不赞同。

韩裴道:“都这么好的本事了,命悬一线,何惧再拿出些真本事。此事蹊跷,查明再下定论不迟。”

钓鱼的老头,虽没起身,但耳朵却听得远,道:“韩小子说的是,查明了再处置不迟,仙门行事,不可杀心太重。”

陆寻之后肩上受了伤,韩裴正要查看她伤口的时候,暮渊雪轻咳道:“我来吧。”

就在暮渊雪伸手扶到陆寻之后背处时,她整个人忽地一僵,随后伸手在陆寻之背上一通按摸着什么。便见暮渊面纱外的那双眼睛里,瞬间像出了什么要命的事。

就见她眼神一凝,抬眼,一厉,翻掌便拍。

瞬间杀意深深。

韩裴察觉,将陆寻之揽到自己身前,眨眼间,便带着她退出了丈远。暮渊雪拍出的掌风化作无数光刃,切在韩裴旋即召起的护身玄力上。

暮渊雪沉声,“你可知道她是谁?你敢护她。”

再清醒时,陆寻之一度以为自己下了地狱。四周都是黑的,身下是冷硬的石板,她掐了自己,依然会很疼,可她到处摸都是冰冷的一片。喊有没有人,回声都没有。

等冷静下来,她想明白了,自己不是下了地狱,而是被下了地牢。早听人说地牢里暗无天日,没日没夜,被关进去都不知道今夕何夕。可不正是眼前这样?

陆寻之害怕了,她怕自己会被关很久,更怕父亲未寒的尸骨根本等不到她回去。要怎么办?她靠着石墙,抱着膝盖想着。忽然间听见了一些细细的声音传来,她尖起耳朵,那点点的声音在这么安静的地牢下很快变得明确。

是脚步声。

陆寻之朝着声音过来的方向摸过去,“喂,有人吗?是谁来了?”

“是我。”

这声音有些熟悉,跟着她看到有个模糊的影子挑着一盏荧绿的灯徐徐过来。她想起这个声音了,是白天那个红衣服的男人。

“你放我出去!我承认,之前我对你撒了谎,我来万流确实有目的。但我的目的不会害任何一个人!”

“那你为何要撒谎?”

“为了拿回我父亲的尸骨。”

“如何拿?”

“骗你们有魔兽,带你们的人去太吕宗,我会说我父亲是和太吕宗的郑长老一起遭遇了魔兽。逼郑长老不得不出面,我会想办法趁机要回我父亲的尸骨。”

“如何来的万流?”

“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你面前了。”

人还没近,两人话已经说开。

待那盏灯到了跟前,陆寻之才看清,那不是什么灯,而是许多只的萤火虫拢在一起的一盏萤灯。挑着这盏萤灯的,不过一根桃树枝。

“你父亲怎么死的?”韩裴停下在石牢门外,问到了陆寻之心里最痛的地方。

“我父亲租了太吕宗的灵田,欠了租,太吕宗来的人想要我父亲用我抵债。我父亲不肯,惹怒了他们,便被他们杀了。”陆寻之的眼泪滑下来,冷冷的看着韩裴。“问清了吗?能放我出去了?”

韩裴站了站,抬手将萤灯别在牢门上,“有些事情尚未查清楚,恐怕要暂且委屈你几日。”

“几日是几日?你们到底在怀疑我什么!”陆寻之扑在石牢门上,“我等不了太久,我父亲还在等我。”

韩裴一言不发转身离开的背影,让她险些崩溃。

这外面,阳光明媚,早已是隔日。

韩裴从一颗光秃秃的树干后走出来,他现身在一个破败无人的院中,满地的枯叶,飘得满院都是。他从连门都没有了的院门口走出去,站在门口,半眯着目光斜向着前方不太远一处凹地上矗立的建筑。

封魔塔。

九层的圆塔,黑色玄武岩塔身在日照下泛着冷光,塔外,一道又一道的禁制将一切生灵都封在了外面,也包括了阳光。那里面有多黑?

他刚刚从里面转了出来。

魔尊的转生么?

韩裴看了下天空,普通得万里无云,没有任何的不祥之气。

让他怎么信?关在里头的是上古魔尊东方昊天又一世的转生。他测过了,但那陆小姑娘却是个废灵根呢。东方昊天好歹也是个大魔头,怎么会转这么没用的一世?

这魔尊的称谓那也太水了吧。

还是说,是年头过得太久了,魔尊也有些不济了。

韩裴想着这些,掐了个诀,一个神行术便不见了人。

万流主峰上专以议事的龙战殿上,韩裴见过掌门骆长天。殿上还坐着一些人,除了昨日梳云湖上的几人,来的都是万流的高层长老。

骆长天说:“事关重大,咱们进入正题,韩裴啊,你去见那小陆姑娘,可有什么发现?”骆长天这个掌门平日便不端架子,但是不是也太平易近人?自己都说事关重大呢,这张口谈起事来,起的却是闲扯淡的调子。

韩裴指尖气息一晃,一颗气泡跑了出来,气泡在殿上一沉一浮,飘荡间,里头传出来陆寻之的声音。

喂,有人吗?是谁来了?

然后是韩裴的,是我。

留音术将两人在封魔塔见面交流的话一字不漏的转播了。

听毕,昨日也在梳云湖上的姜老道:“倒是与昨日真言术下说的话无差,掌门要如何定夺?”

暮渊雪站起来,朝骆长天道:“掌门,如果她只是与画像上生得像,渊雪自不敢妄断。可她不止像,更有魔尊东方昊天每一百年魔魄转生一次的印记。她两片肩胛骨上,相对的一左一右,都有寸长的裂痕。至于这印记之说是否确有其事,掌门可过问不知院澹台掌院。”

下方在坐中便有一人点头认可此事,此人便是昨日梳云湖上解棋的中年男子,澹台云重。他为不知院的掌院,通晓古往今来之事。

他说有,那便是真有。

《一顾仙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