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倾城倾国什么意思 御姐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YAOI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的小说,是作者郇山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笑笑一人坐着觉得了无生趣,原来以为青楼是一热闹地儿,没想到自己来了,青楼竟拿自己当孩子看,刚来曲子便完了,古典音乐的魅力她是欣赏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30 12:04: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的小说,是作者郇山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笑笑一人坐着觉得了无生趣,原来以为青楼是一热闹地儿,没想到自己来了,青楼竟拿自己当孩子看,刚来曲子便完了,古典音乐的魅力她是欣赏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免费试读

笑笑一人坐着觉得了无生趣,原来以为青楼是一热闹地儿,没想到自己来了,青楼竟拿自己当孩子看,刚来曲子便完了,古典音乐的魅力她是欣赏不来。

再看那金玉良,生辰有露华这怡红院的头牌捧场,觉得脸上风光不少,得意非凡。

笑笑看着生气,心想,我大哥也不差,为什么得不到露华的芳心,自古美女配英雄,金玉良怎么看怎么像一身铜臭的商人,怎能与大哥相提并论,便有意瞎掺合,起身来到金玉良身边,道:“金大公子,在下萧弘晨,久仰公子大名,今日得见公子庐山真面目,实乃有幸之极。”

那金大公子看他一个十岁小儿,出言不凡,又听他语中自报庐山真面目,甚感疑惑,便道:“萧公子小小年纪便出言不凡,不知这庐山真面目与在下有什么缘源?”

众人刚也听到这句,都很疑惑,便一起看着笑笑,笑笑微微一愣,心道这庐山真面目该是李白的名句才对,怎么他们不知道,再看众人一脸期待之色,心下了然,想必李白还未在这段历史上出现过,便卖弄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

众才子佳人听罢,都夸妙,那露华又不免对笑笑多看了几眼。金玉良道:“能识得萧公子,也是玉良的福气,不如大家痛饮一场。”笑笑听到‘痛饮’二字,豪情大发,道:“今日金公子生辰,小弟愿献诗一首,为华姐姐刚才仙曲祝兴。”

众人听到谈诗祝兴,都颇赞同,笑笑望着露华,缓缓吟道:“云想衣赏花想容,Chun风拂槛露花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几句本是李白称赞杨贵妃的美貌所写,拿到这里来赞叹一位青楼女子的长相,简直是在浪费李太白的资源,笑笑就吃定李白没在这段历史上出现过所以才敢大肆卖弄。

果然众人听到,不禁大自赞叹,露华疑视着笑笑,笑道:“萧公子高材,露华不敢当。”笑笑哈哈大笑道:“当得,当得,华姑娘花容月貌要是还当不得,这长安城中也无人能当得。”

只听一人缓缓道:“哼,真是会拍马屁,我就知道只有一人当得这花容月貌四字。”

笑笑万没想到有人竟会出言反驳,转头看时,只见一位中年文士,举酒当空,叹道:“可惜,那人锁在深宅之中,凡夫俗子见不得其真容罢了。”金玉良听到有人竟然敢公然挑衅露华的容颜,道:“不知这位公子,口中说的是那家千金,竟能如此动人。”

那人略一迟疑,道:“不谈也罢,我等俗子,那能让仙子沾染俗气。”

笑笑此时也很好奇,她见露华就已生的美艳不可方物,如果还有人比她更美,那人倒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了,便道:“这位先生口说无凭,你不说,大家怎能知道她确实比露华姑娘美呢。”

只见那文士若似无意状,道:“冷风屏雾烛影深,潇河渐落玉颜容,湘竹歌声天地动,傲霜钦马常亲藤。”

这四句诗一出,大家莫名其妙,笑笑则大惊,别人听不出,她怎能听不出此诗说的是谁,疑道:“不知先生说的这位佳人现在何处?”

那中年文士本是无意吟出,并不想有人能听出诗中的意味来,看了笑笑一眼,道:“小公子小小年纪,上这青楼,打听这红尘之事做什么?”

笑笑道:“那先生又来青楼做什么?”那文士听到笑笑如此问,道:“对酒当歌,此生亦可。”

笑笑听他言下大有落莫之意,甚是同情,道:“*,先生何必自欺自欺人。”那文士听她说如此豪语,不免多看了她几眼,金玉良等人对她更是感到惊异,小小年纪,出言如此不凡,更是敬佩有加。文士道:“天不遂人愿,路不遂人走。”

笑笑叹道:“先生所言甚是,人生反复,莫要空逝年华。”文士笑道:“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感触,实属不易。”

笑笑苦笑道:“先生只看我样貌,便断言我小小年纪,见识必浅,先生必不知浓缩的便是精髓。”

那文士听他如此说,惊异道:“小公子语出惊人,实在另人意外。”

笑笑心想我比你多了几千年见识,心中虽然这样想,但仍面不改色,微微一笑,道:“先生岂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那文士讶然,笑道:“小公子会说笑,海水岂能斗量?”

笑笑道:“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只要先生愿意。”

那文士道:“天要负我,我怎能与天斗?人要亡我,我怎能如他愿。就如现今的武曌,篡得天下又如何,这天下人还当这天下是李唐的天下,并未因为天下姓武而改变什么。”

众人听他说出如此大逆之言,都感到愤怒,只听一直未发言的露华插口道:“这国事先生不可妄评。”

笑笑听他谈论国事,甚感有趣,接口道:“非也,花姐姐,天下兴亡,匹夫有则,这天下他既不姓武也不姓李。”

文士疑道:“那她该姓什么?”笑笑豪爽一笑,道:“他该姓‘和’。”

众人都感迷惑,文士道:“为何天下要姓‘和’?”

笑笑凝视全场的众人,一副凛然高贵的气势不露而出,扬着高傲的头颅,叹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为得是什么?为的是天下兴旺,百姓安居,不是‘和’,是什么?”怡红院大厅内的人此时都听到了这句天下兴旺,百姓安居,这天下不姓‘和’该姓什么?整个大厅因此变得鸦雀无声。

一直以来,战争让大家麻木,认为战争就是征服,就是杀戮,从未想过战争的背后是为什么,中国人体会了几千年,到了五千年后才体会出战争的目的,为和而战。

笑笑小小年纪就语出惊人,让大家很是诧异。文士大笑一声,叹道:“可惜,可惜,千百年来,竟无人知晓这天该姓什么,没想到这天下姓什么,竟是从一个小儿嘴里说出来的,真是可惜,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白白忙碌了先儒几百年。”

笑笑也跟着豪爽大笑一声,英姿之势不逊白衫文士,更显女儿的娇柔美,道:“先生所言又非也,这先儒们并未白忙活,他们以身作则,用心血来教化世人善恶美丑,教会世人享受精神世界的娱乐,我这‘和’也是从先儒们的经验中而来。”

那文士见她如此小小年纪,见地非此,道:“可惜,如今四海动荡,大曌不遵太宗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故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之言,出兵讨伐,眼看杀戮又起,又该如何体现‘和’呢?”

笑笑听此,厉声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太宗之后,夷狄屡犯我边境,Jian杀我妻女,自武帝大兴发兵之后,才可平息,之后大曌都是礼贤友邦,而夷狄却不知好歹,屡次再犯,大曌便仿学太宗嫁女和亲,以示友好,可怜大曌男儿,空为男子,连大曌的女儿都保护不得,如此泱泱大国,竟要送出女儿,用女儿身体换来国泰民安。”此语一出,满座皆惊,她一语骂遍天下男子,生活在女子的身体庇佑之下才得安宁,骂天下男子连女人也保护不了,还能保护什么?还何谈大曌威服四海的尊言,简直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

中年文士料是再大胆,也说不出如此之话,在他们看来,送女和亲,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何来尊言一谈,岂知夷狄人最鄙视的便是曌动不动送来女人和亲,夷狄一般都是以母为贵,最瞧不起的就是曌的战士连自己国家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需得送出女人才能保得国家安宁,看着女人生活在男人的庇荫之下,岂知全曌男人都是生活在女人用身体换来的安宁之下。

笑笑如此有感而发,乃是看不惯大曌的男人看不清时势,明明全都活在女人用身体换回的安宁之下,偏偏又看不起女人,整日风花雪月,尤其是缠足一事过后,她对缠足背后的礼数深深痛恨,将女人监禁在三从四德的囚笼之下,只当畜牲般成为延续子嗣的工具。她这话说得有点愤青的滋味儿,一时头脑发热说出来,并未细想后果,此时看着满座皆望着自己,才觉自己有多荒诞,在古代说这种大逆不道之语,有十个脑袋也经不住砍,不禁后背发凉。

中年文士等人刚开始听到此语,直觉浑身血液沸腾,他们身处局中,岂知局外之事,如今看来,倒是大曌女儿伟大,用身体换回的国泰民安,那些天天在战场上抱头颅,洒热血的男子岂不都是窝囊废,在战场上拼死十年,还不如一个女人的价值大,一时都觉语塞。

笑笑看到场面尴尬,干咳一声道:“小弟班门弄斧,还请各位海涵一二。”中年文士起身凛然道:“小兄弟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不定夷狄,我大曌男儿如何保得自己的女人平安。”

笑笑干笑一声道:“时势如此,也怨不得男人,话又说回来,要不是男儿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大曌这千千万万的女儿们该如何平安呢。”坏话也被她说尽了,好话也被她说尽了,她这中庸之道学的异常透彻,关键时刻买个情面,做个好人,以免惹祸上身。

中年文士哈哈一笑,道:“今日识得小兄弟,乃是我李牧白的荣幸,小兄弟见识非凡,今日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笑笑听他这话,叫苦连天,偷跑出来是跑来青楼寻乐呵的,出言奉承露华,是为了帮大哥抢得一席之地,这两件事情一件都没做完,就被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搅和了,如今却要陪李牧白一醉方休,她看她干脆离家出走得了,还回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