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公主长安》公主长安夏忻然小说 LOLI 公主长安男妃文

公主长安

古代言情已完结

《公主长安》是夏忻然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公主长安》精彩章节节选: 药丸冰凉醒神,就像薄荷一样凉凉的,入口即化,直接顺着咽喉融汇头脑脾脏。 阿笙忽然开口,低哑着嗓音说了一句什么。 她的声音太含糊,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9 16:02: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公主长安》是夏忻然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公主长安》精彩章节节选: 药丸冰凉醒神,就像薄荷一样凉凉的,入口即化,直接顺着咽喉融汇头脑脾脏。 阿笙忽然开口,低哑着嗓音说了一句什么。 她的声音太含糊,

《公主长安》免费试读

药丸冰凉醒神,就像薄荷一样凉凉的,入口即化,直接顺着咽喉融汇头脑脾脏。

阿笙忽然开口,低哑着嗓音说了一句什么。

她的声音太含糊,阿仲没听清,他上前一步,傻愣愣地问:“姑娘,你说什么?”

“行了,阿仲你出去吧。”蒋离挥挥手,迎着阿仲异样的眼光将他赶出了门外。

“我要杀了他。”

方才阿笙说的就是这句话,阿仲听不清楚,蒋离的耳力极好,却是一字不漏地听到了。

“那个公公是谁?为何你要杀他?”蒋离在阿笙面前蹲下,与她平视道,态度温和。

阿笙酸涩的眼睛眨了眨,蓦然滚下一颗泪来。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这样突然的情形下再见到那个公公,在看到他的那一瞬,自己心里倏然翻涌的杀意竟然比她想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幕后主使时更甚。

大抵,是因为她是亲眼看着那个白面公公下的手吧。

“阿笙?”蒋离看着她的模样,忽然也有些无措起来。他七岁跟随师父上山,除了同门师兄,那里并没有其他的姑娘家,对于怎么哄一个落泪的女孩子,他还真没有经验。

“刚才那个公公,我亲眼看着他杀死了我的母亲。”此时阿笙已经把理智找回来了大半,但是她还是死死咬着自己的唇,才能忍住身体下意识的颤抖。

那不是害怕,而是一个人在心底酝酿着一件即将要做的大事的疯狂与紧张。

“他只是一个奉命行事的人。”蒋离认为,如果是要报仇,就应该去找那个发布命令的人,底下的喽啰不足挂齿。

“可是当我看见他,我就忍不住想起我母亲是怎样被他杀死的,一根白绫,几乎要绞断她的脖子。”阿笙的手又狠狠捏成了拳头,紧紧颤抖着,“我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刻他们脸上的神情!”

看着她手上的伤口又崩裂了,鲜血透过被他撕下来的衣料渗出,蒋离毫不迟疑地伸手往阿笙手上的一处握了握,她的手立马无力地松开了。

“阿仲!”蒋离回头,对门外正在听墙角的鬼祟少年道,“拿干净的纱布和药箱过来!”

“知道了。”门外的少年倒也麻溜,忙不迭地跑去找纱布和药箱了。

“阿笙......”蒋离看着面色苍白的姑娘,伸手将她的唇从她自己的牙齿下解救了出来,“隐忍了那么多年,你跑回雒京不是就为了杀这样一个小角色的,我们现在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若你刚才在峪王府门前冲上去把人杀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们都不得而知,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些道理阿笙自己何尝不知,她就是压抑得太久了,隐忍得太久了,一朝爆发出来才会让自己也难以自控。

“我知道。”她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胸臆那烫人的灼浪重新压回心底,她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却更显得沉默了。

在峪王府出来的那个白面公公显然地位不低,蒋离看着脑袋微垂的姑娘,张了张嘴想要问问她的家世,为何会是宫中之人亲自过来行刑,但是看着姑娘雪白的侧颜,他终是什么话也没说。

“纱布来了!”阿仲大呼小叫着从外面风一样跑进来,手里还提了一个小箱子,“药箱也来了!”

“我先帮你重新包扎一下。”蒋离接过药箱与纱布,解开阿笙手上原来包扎着的衣料,替她重新清理、上药。

阿笙一言不发地看着蒋离帮她包扎好,看着看着,似乎又怔怔出了神。

“你送我回去吧。”她淡淡开了口,声音很轻,透着一股疲惫。

经过方才那一场剧烈的情绪波动,现在松懈下来,她忽然感觉身心俱疲,只想回去沐浴,然后好好睡一觉。

其他的事,她现在什么都不想想了。

“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确定她是否真的情绪稳定了,蒋离才整理好药箱应了一声,将阿笙带了回去。

回到竹里居,阿笙午膳也没用,草草擦洗了一下就睡下了,芹姨替她掩上了门。

外屋,蒋离在厅子里等了一阵,听到姑娘柔软均匀的呼吸声轻轻规律地响起,才抬步走到了院子。

“阿笙这是怎么了?”一见到他走出来,春寒就忍不住问道,“明明上午拿着香水出去时还好好的。”

芹姨亦看向蒋离,显然也在等他的回答。

于是蒋离便将今天上午见到白面公公的事简略说了说,不过基于谨慎起见,他并没有把阿笙与那公公过去的事说出来,他只说阿笙见到那个公公,不知怎么的,就魂不守舍了。

芹姨抬眸,面色奇异地看了蒋离一眼,又低下头去默默不言了。

春寒不解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阿笙怎么会见到一个太监就变成这样了呢?”

很显然,她对于阿笙过去的真实经历一无所知,蒋离庆幸自己留了个心眼,没有把阿笙说的话告诉他们,不然万一不小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等阿笙醒来说不定就要恼了。

也就是在方才那样特殊的境地里,阿笙才会选择将一部分事情告诉他吧?

想起那个面色苍白,眸光空洞的姑娘,蒋离就微微蹙了眉,刚经历过剧烈情绪波动的阿笙,恐怕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其实想找一个人来倾诉发泄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春寒愁眉紧锁地走后,原来一直没有出声的芹姨忽然开口,“蒋公子,姑娘真的没和你说什么吗?”她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什么喜怒来。

蒋离心下有些奇怪,他对上芹姨的眼睛,突然才发现这个容貌普通的中年妇女长了一双黑幽幽的眼睛,里面无波无澜,甚至看不到一丝对主子的关心,她的问话听在蒋离耳中,莫名让他觉得面前的女人好像在试探什么。

“没有。”他笑了笑,负手在身后,云淡风轻地回答。

芹姨颔首,没再多说什么,也离开了院子。

蒋离看了她的背影一会儿,若有所思地回头。

《公主长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