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布衣公主》布衣公主txt全集下载 出版小说 布衣公主网盘

布衣公主

出版已完结

主角叫小桃,展记的小说是《布衣公主》,它的作者是时音最新写的一本出版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绾捏着一枝桃花,脚步轻曼地走出树林。孰料一抬头,便看见朱红色的门前站着两个身姿挺拔的锦衣卫。她心知不妙,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更新:2019-11-26 16:05: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小桃,展记的小说是《布衣公主》,它的作者是时音最新写的一本出版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绾捏着一枝桃花,脚步轻曼地走出树林。孰料一抬头,便看见朱红色的门前站着两个身姿挺拔的锦衣卫。她心知不妙,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布衣公主》免费试读

玉绾捏着一枝桃花,脚步轻曼地走出树林。孰料一抬头,便看见朱红色的门前站着两个身姿挺拔的锦衣卫。她心知不妙,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两个锦衣卫却拦住了她,雪亮的刀锋交叉着横在玉绾胸前,叫人进退不得。其中一个喝道:“哪儿来的宫女!不知礼数!”玉绾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朴素的衣裳,不由苦笑。现在对他们解释自己的身份,想来他们不会相信,即使信了,也不见得就能放她进去。毕竟,她的身份在这个宫里,并没什么威慑力。玉绾有些惊惶地向里面张望,这个时候,不知母亲独自一人是面对怎样的困境。而自己现在,却连门都进不了。她越想越是焦急,此时忽然一道身影从里面跑了出来。玉绾眼睛一亮,忙唤:“小桃!”小桃是玉绾的贴身宫女,这丫头很机灵,立刻拔高音量向着两个锦衣卫怒叱:“大胆!这位是堂堂三殿下,不可阻拦!”所谓输人不输阵,姑且不论小桃说了什么,仅是她那大嗓门就让两个威武的锦衣卫怔了一怔。玉绾也不失时机地溜了进去,一路跑到了母亲温夜河的寝殿。进门果然看见母亲跪在地上,两边各站了一个老嬷嬷。而座椅上坐的两个人却是玉绾怎么也没想到的——皇贵妃月氏和二公主天华。贵妃月氏通身锦缎绫罗,满头珠翠。她看了一眼玉绾手里的桃花枝,摇着团扇轻笑:“帝姬好悠闲。”而旁边的天华嘴里发出不屑的哼声,瞟了瞟玉绾没有说话。玉绾尽量平心静气地走到窗边,将手中的桃花枝插进陶瓷瓶里,这才悠悠地走回殿中央,在母亲身边跪下,行了一个正规的宫礼,口中说道:“儿臣君玉绾叩见贵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母亲侧头看她,恨恨地骂了一句:“没出息的东西!”玉绾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转过去看她。她理解母亲的心情,但此时此刻,她只能跪着,识时务者为俊杰,当自身没有能力反抗时,顺从也是一种智慧。半晌,贵妃月氏的声音才响起:“起来吧!”“谢娘娘!”玉绾站起身,终于转脸看了看母亲,却见她已经把脸别到了一边。玉绾道,“娘娘,我母亲身体不好,能否不让她跪了?”贵妃似是愣了一下,随即唇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你倒是有心。”这样说着却并不让温夜河站起来,玉绾不好再劝,只能心里轻叹。同是皇帝的女人,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则俯首低头,怨不得自己母亲心里头郁愤难平。这时却听到天华公主冷冷地嗤笑声:“一个小偷,只配跪着!”玉绾顿时吃了一惊,转头看身旁的母亲已是面白如纸,想来一向刚强的她是气极了。可惜这宫里,最要不得强。玉绾来不及想太多,立即道:“公主此言不妥,就算我母亲偷了什么,也实在轮不到公主来说,父皇一直是以廉孝治天下,身为宫中之人,更应当为天下典范,从不曾有儿女指摘母妃之事。”在宁朝典籍中,皇帝的嫔妃不论品阶高低,都是公主帝姬的母妃,见面当受拜礼。但规定虽如此,遵守的人却寥寥无几,位高得宠的还好些,不得宠的哪敢奢望公主行礼,反而要仰公主鼻息。玉绾此刻搬出这一套,显然不能让人心底顺服。天华果然勃然大怒,越发撒起泼来,指着玉绾就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胆敢教训我?!你母亲又是什么东西,配我行礼?!”玉绾心里暗叹,天华受的宠爱太多,宫中上上下下争着巴结她,小小年纪目中无人,只一味哄着父皇和贵妃,在宫中横行霸道,谁人敢管?若是放在平时,玉绾也懒得计较,可惜,今天可不能让她如愿。玉绾沉沉下拜:“久闻贵妃娘娘圣明贤德,将来必会是中宫皇后,儿臣年幼无知,方才的话若有不到之处,还请娘娘教诲。”这话是在暗示你还不是皇后,做事悠着点,想要母仪天下,可不是只有自己做好那么简单。此话一出,玉绾如愿以偿地看到天华怒目圆瞪,张口就要喝骂,月贵妃及时地将眼风扫去,硬生生制止了天华的言语。玉绾见她憋得双颊似火烧,心中甚为得意。但月贵妃毕竟老谋深算,听了她一篇明褒暗贬的话颜色丝毫不变,只略略地扫了她一眼,道:“帝姬所言极是,有些事,我本不想处理,但碍于身份,也只得做个表率,否则这三宫六院,我一个女子如何掌得住?帝姬如此明白,想来不要我多费口舌。”玉绾大呼上当,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逞一时意气,却忘了自己母亲的把柄还捏在人家手上,这可怎生是好。常听人说聪明反被聪明误,今儿个自己却轮上了。无奈之下,只好道:“不知我母亲……偷了什么东西?”话问出口,玉绾也心生疑窦,自己母亲几乎足不出户,况且以她的身份,在这宫中走动也颇多限制,如何能偷到堂堂天华公主的头上?这般疑惑着,便转脸看见母亲惨白着一张脸,手却死死地攥着,这时玉绾才发现母亲的袖子里隐约有一截赭色露出,像是扇子形状。那把扇子玉绾知道,常见母亲独自把玩,有时一看就是一整天,看着看着,眼泪便无声地下来了。知母莫若女,玉绾猜,这把扇子一定跟父皇有关。只是,玉绾愈加疑惑,看母亲的样子,难道天华和月贵妃是因为这个?“哼!这清秋十二扇乃是陛下亲赏给贵妃和公主的,前儿发现少了一把,想不到竟是良媛拿了。”一个老嬷嬷迫不及待地插嘴。玉绾脑中飞速转动,清秋十二扇,扇面画了宁朝十二座著名山水,据说是天下第一画师的手笔,灵动逼真,天下扬名。父皇多年前出游,一见之下心中喜欢,便下令将其收入宫中。没料到母亲整日爱不释手的扇子,竟然就是其中的一把。玉绾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委,这扇子定然是父皇与母亲情正浓时赏赐的,只是年月过去,父皇估计早已忘怀,而天华和月贵妃此时正好看上了那些扇子,父皇便毫不吝啬地赏了出去,但清秋十二扇已然只剩十一把,依月贵妃的城府定然不会为了一把扇子如此兴师动众,多半是天华看上了,又得知在母亲手里,便拉了月贵妃来讨,而母亲定然不给,所以便争执到这个地步。当下玉绾也不知该说什么,若说父皇赏了母亲,自己又拿不出证据,她们也不会善罢甘休。正在心念电转间,突然发觉月贵妃正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玉绾心中一愣,索性咬咬牙,豁出去了:“娘娘,这扇子是以前儿臣生辰时父皇赏给儿臣的,并非母亲所偷,娘娘明察。”“哦?”月贵妃摇着团扇,“陛下赏给你的?何时的事情?”“那时儿臣还小,具体时候记不得,大约是四五年前吧!”四五年前温夜河正当隆宠,自己跟着沾点光,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时一个侍女走过来,手里端着茶杯,走上前甜笑道:“娘娘,这是上好的龙井,奴婢亲手泡的,请娘娘润润喉。”月贵妃接过轻轻抿了一口:“不错。”那侍女立刻欢喜道:“谢娘娘!娘娘若是喜欢喝,奴婢愿意天天伺候娘娘!”这副嗓音清脆甜润,堪比出谷黄莺。玉绾不用看也知道是梅香,是母亲的侍女。这姑娘心比天高,可惜却分到了不得势的母亲身边,每日里一心只想着找个高枝儿飞,今天可算逮到机会了。远远看见小桃愤恨鄙夷的眼神,玉绾叹口气,难为小桃自始至终一片忠心。月贵妃放下茶盏,微微一笑:“话虽如此说,但帝姬一面之词,恐怕无法取信。”这时天华又冷冷地嗤笑,满眼的轻蔑不屑。玉绾略一沉吟,道:“娘娘喜欢此物,儿臣理当孝敬,只是儿臣自小佩带此扇,感情深厚,一时半刻难以割舍,望娘娘宽限几日,最迟两天,儿臣一定亲自将折扇送去。”今日为大势所趋,她只能顺水推舟,这话在情在理,月贵妃如若再行紧逼,反显得度量小,所以应该不会拒绝。有时候,顺水推舟不失为缓兵之计。而两日后,这把扇子将不再属于她们了。月贵妃如期沉默,但天华不允了,她立刻站起来:“不行!本公主现在就要!”玉绾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公主,豆子那么多,谁知道哪一颗侥幸逃了烈火熬煎?”这时引用曹植的七步诗,似乎不符情景,但玉绾相信天华听得懂,月贵妃养的女儿,虽然骄纵一点,智慧却并不少。不然,她也不是后宫中呼风唤雨的贵妃了。“帝姬好利的一张嘴,”月贵妃脸色微变,半晌,眯眼打量,“看来帝姬不仅伶牙俐齿,而且博览群书,难怪连君上也常常赞不绝口。”玉绾讪讪一笑,这纯属胡扯,父皇夸赞?他但凡将她和母亲放在心上,自己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个连封号都没有的帝姬。月贵妃动了动身,身旁的嬷嬷连忙伸手去搀,她站起身道:“乏了,裳儿,我们回宫。”她又看了一眼身旁垂首侍立的梅香,笑道,“你若是愿意,也跟

着吧。”梅香顿时笑逐颜开,一顿叩谢。天华走到月贵妃身边,不甘心地狠狠剜了玉绾一眼,这才跟着月贵妃离去。玉绾知道,这一次,她是彻底惹恼了这位刁蛮公主。抹一把额上的汗,庆幸今儿这一遭总算平安度过了。小桃崇拜地望着玉绾,另一边又痛骂梅香忘恩负义。玉绾苦笑,使了个眼色让她扶母亲休息。温夜河始终不说话,小桃

《布衣公主》 免费阅读章节

《布衣公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