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庆十八梯》重庆十八梯起止地点 章节列表 重庆十八梯蕾丝

重庆十八梯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重庆十八梯》是刘流苏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景风,宇超,书中主要讲述了: 北京的秋天和郁达夫说的一样,来的清,来的静,能看到很高很高碧绿的天色,槐树的落叶,铺的满地都是,脚踩上去,极微细极柔软。 重庆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1 20:03: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重庆十八梯》是刘流苏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景风,宇超,书中主要讲述了: 北京的秋天和郁达夫说的一样,来的清,来的静,能看到很高很高碧绿的天色,槐树的落叶,铺的满地都是,脚踩上去,极微细极柔软。 重庆的

《重庆十八梯》免费试读

北京的秋天和郁达夫说的一样,来的清,来的静,能看到很高很高碧绿的天色,槐树的落叶,铺的满地都是,脚踩上去,极微细极柔软。

重庆的秋天比起其他地方来很忧郁,正所谓有诗云:“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西南地区本就山地潮湿多云,更可况重庆这座山城常年多雾,到了秋冬季节更加不得了,总是阴雨绵绵,云雾缭绕,宛若是住在仙境里,让整座城市雾气腾腾,给人感觉很忧郁的模样。

不知道林苏家院落里那棵黄桷老树是不是已经掉了叶子,一叶一叶的掉在地上,从林苏房间的窗户看下去,凌乱落寞中别有一番诗意风景。总能让人联想起纳兰容若的那首词:“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当时不理解他这首《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词的后半段:“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现在想来,倒是忽然明白的很深刻,“当时只道是寻常”比他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要悲凉难受的多得多。

短短七个字,道尽了对往昔岁月的怀念以及对往事旧人离去回不来的无奈之情。

立意上可以和马致远那首小令《天净沙?秋思》里的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一较高下。

是了,我这个远离故乡的天涯断肠人在这里望着秋天,回忆往事随风去,只叹当时只道是寻常。

我总能想起她。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明明生着她的气,却又忍不住的想念她。

我想,那天,如果我没有打那个电话,是不是和她就不会吵架不会陷入冷战的僵局。

可是,如果没有如果,就像现在已成现在。我们两个人已经这样了,她没有打电话来找我,我也不好意思打电话再去找她。

因为,比较起之前,现在的我不确定,她到底是喜不喜欢我。

陈景风从后面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你这是又趴在窗台上寻思啥呢?”

我说:“看落叶知秋。”

陈景风:“你就爱装文艺。”

唐宇超从后面跑过来,挤在陈景风旁边:“我还以为你在看美女。”

陈景风斜了他一眼:“你丫不是和我们拍着胸膛说,我们学校只有又凶又狠的母老虎吗?哟,什么时候觉得我们学校有美女啦?怎么?转性啦?”

唐宇超叹口气:“唉!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你都开始学着钻小树林了,我再不找女朋友,不得混成老光棍啊!”

陈景风踹了他一脚,骂道:“你丫是不是欠揍,你才钻小树林,你全家都钻小树林。”

唐宇超笑的很鸡贼,眼神特猥琐:“咋了?你敢说你没和小柚子学姐钻躲小树后面去亲亲我我,腻腻歪歪咋地?我昨天都看见了。”

陈景风掐着唐宇超的脖子左右晃荡,羞红了脸:“你丫变态跟踪狂。”

唐宇超压着喉咙吼出一句:“我看不见也不行啊?昨天我吃着棒棒糖回宿舍的路上,看见小柚子学姐拉着你躲到路边的树后面,把你按在树上,亲你的嘴。”

他还不怕死的继续打趣陈景风:“看你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没想到一出手挺狠啊,追大一届的学姐,还引诱人家学姐主动亲你,牛的可以。”

在一旁观战好久的我:“小柚子?”

陈景风转头看向我,略微有些尴尬。

这个时候,唐宇超那混蛋趁着陈景风一分神,逃出陈景风的手心,一跑跑到教室门口,半拉屁股躲在门后面朝着我们吐着舌头,像个智障。

懒得理他。

陈景风背靠着窗户,双手撑在窗沿上,看向我极为的坦然说:“小柚子是我女朋友外号,他们班都这么叫她,我们高中就认识了,我就是为了她才上的这学校。”

我无语半晌,我一直以为陈景风是我们三个中上这所学校目的里最他妈单纯的人,他一定就是为了做一个好人好警察,将来为人民服务才上的公安大学,没想到,他一副斯文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狼子野心。

野心还他妈让这个狼子实现了。

我缓缓吐出一句话:“你丫斯文中的败类。”

“……”

夕阳西下,我们三个一人泡了一碗老北京方便面蹲在小卖部门口,一边看着前面空地上的打着乒乓球一边吃着泡面。

我吃了一口,味道还挺不错。

我说:“我只吃过双胞胎方便面,从来没吃过老北京方便面,味道还可以。”

陈景风挺高兴,笑着:“我小时候常吃,我一直以为老北京方便面是我们北京产的,后来才知道是河南那边生产的。”

唯独只有唐宇超挺不好高兴,非常嫌弃,撇着嘴拧巴巴的说:“不是说好等你成了,请我吃大餐全聚德烤鸭的么?就算不是全聚德也该是小饭馆吃到饱吧?现在这是啥呀?一碗方便面就把我打发了?”

陈景风:“我们现在没放假,我请你那吃烤鸭去?”

唐宇超用筷子挑起一大口面塞在嘴巴里:“那说好了,一等放假就请我去吃。”

我好笑的说:“馋鬼,哈喇子都流到地上了。”

唐宇超瞥我一眼,用了一种酸溜溜的口气:“陈景风,不许你请他吃。你们两个一个有了小柚子,一个有了吴小希,就我一个老光棍,全聚德烤鸭都是我的,你们都不许抢。”

陈景风笑笑:“谁要和你抢了?”

我说:“什么吴小希,你再乱说,我把汤从你嘴里灌下去,烫死你大爷的。”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老爱把吴小希和我搅和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骨子里老爱瞎起哄的原因,对于我而言,老让我向别人解释我和吴小希的关系时,这让我感觉到很烦躁。

唐宇超:“呦呦呦,人家可一直很喜欢你呢。”

我:“她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在一起吗?我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吧。”

唐宇超:“你说你那小青梅吧?到底有没有这人啊?就算有这人,你看你到北京来上学有俩月了吧?你那小青梅有一个电话有一封信往北京这边来招呼你吗?”

“这说明啥?说明人家肯定不在乎你,不喜欢你,你还念着人家干啥?这眼前有的你不要,那远的不确定有没有下文的你要她干嘛?”

他这话说的我哑口无言,从某一种程度上,他的确说到了我的痛处,这么久了,林苏真的从来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到我们学校来找我,也没有给我写过一封信。

也许唐宇超说对了,她可能在乎我们之间的友情,但她也许真的不喜欢我。

我低头默默地吃着面,不再言语。

陈景风注意到我的神情不太对劲儿,悄悄用手肘碰了碰唐宇超,眼神示意注意我的神情,让他不要再接续说下去了。

唐宇超闷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气氛瞬间变得安静下来,耳边传来远处乒乓球在台桌上乒乒乓乓的声音,清脆,悦耳。

过了一会儿,蹲在我们中间的陈景风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转移话题对唐宇超说:“你赶紧在学校里找个对象不就完了吗?要不我让小柚子给你介绍介绍?”

一听说要让小柚子给他介绍对象,唐宇超急得连连忙摆摆手:“得了吧,我喊您声风爷,饶了我吧您。”

陈景风哭笑不得:“怎么了?”

唐宇超:“同届的女生都这么凶了,上届的经过一年警队生活训练,不得抽了我。”

陈景风笑笑:“抽死你丫活该的。”

唐宇超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陈景风:“要不这么着吧,让刘源把他重庆表妹介绍给你,人家都说重庆妹子水灵好看,腿又直又细。”

我疑惑的抬起头,茫然的问:“什么表妹?我没有表妹啊?”

陈景风一怔,随即抓了抓脑袋,皱着眉头想半天:“咦,不对呀,前阵子有个妹子打电话来找你,她说她是你表妹。”

难道是我姐恶作剧?

我问:“什么时候?”

陈景风想了想:“我记得好像是国庆节假期的第二天下午,当时你和唐宇超一起出校门买东西去了,你们走了没多久,校广播站广播通知有你的电话,我就跑到传达室去接了。”

我晃了晃神,忽然想起林苏那天和我说的话,难道是陈景风和她开玩笑瞎说了什么,让她误会了?

我盯着他,急切的问:“然后呢?你和她说什么了?”

陈景风慌了神,解释说:“我也没说什么呀,我接了电话就说你不在,我是你同学,问她是谁,她说是你重庆表妹。”

我又问:“再然后呢?你和她说什么了?”

陈景风:“然后就是吴小希跑了过来,问我是谁找你,我说你是表妹,她就把电话抢过去了。”

我:“她说了什么?”

陈景风:“她问你表妹,找你有什么事?她可以传达。然后你表妹问她是谁?她说她是你女朋友……”

说到这里,陈景风忽然停了下来,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慌慌张张的站起来:“不会那女的是你小青梅吧?”

我:“这件事你怎么没告诉我?”

陈景风:“我以为吴小希和你说了。”

我站起来,把碗筷往他手里一塞:“你大爷的。”

说完,转身撒丫子就跑向小卖部的电话亭,事情终于搞清楚了,我要赶紧和她解释清楚。

这个时候折耳根肯定在家,我连忙给折耳根打了一个电话。

我:“喂?”

折耳根:“谁啊?”

我:“你大爷我。”

折耳根:“靠,你小子飞北京两个月都不知道打个电话慰问我一下,你知道我现在多忙多辛苦吗?我每天……”

不等他说完,我急忙的吼了一声:“你知道林苏学校的电话或者她宿舍楼的电话吗?随便那个,能联系上她就行。”

折耳根:“你找她干嘛?”

我:“你别管那么多,快点给我。”

折耳根:“好,我翻一下电话本。”

折耳根:“你听好啊,7845****”

我默默地重复了一遍:“下次找

《重庆十八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