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凤逆惊天漫画 君臣文 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猎奇

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

古代言情连载中

《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是灼华R公子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精彩章节节选: 看到越邵白的对联,拓拔夜柯明显一愣,这样的对联显然很难,她最初也并不知道望江楼有这么个规矩,且原本以为以她的才智对出一副对联也不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7 12:07: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是灼华R公子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精彩章节节选: 看到越邵白的对联,拓拔夜柯明显一愣,这样的对联显然很难,她最初也并不知道望江楼有这么个规矩,且原本以为以她的才智对出一副对联也不

《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免费试读

看到越邵白的对联,拓拔夜柯明显一愣,这样的对联显然很难,她最初也并不知道望江楼有这么个规矩,且原本以为以她的才智对出一副对联也不难。

是以,当店小二说对对联时,她没有思考就答应了。现在的情况很清楚,以她拓拔夜柯委实对不出来,可是这又不能反悔。但好在拉了个傻瓜当垫背的,拓拔夜柯看着花厝,露出一个微笑。

“如此,公主和公子对出下联即可。”掌柜在香炉内插上一炷香,听到店小二禀报说有人要挑战这幅对联,他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物就来了。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花厝绞尽脑汁终于在最后想出一联,释然一笑,其实自己的文采也不那么差。

“一炷香的时辰结束了,敢问公主可对出来了?”掌柜也明显的有些紧张。

“本宫才疏学浅,对不出来。”拓拔夜柯倒也坦然,这卫国丞相越邵白的才智岂是她一介妇道人家能比的?所以就算她输了,也无人敢说她半句不是。况且,还有花厝这么一个垫背的。

“唉!”掌柜长叹一口气,他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他只想有人能对出对联即可!

“掌柜你先不要难过,这不是还有一位公子么?说不定能对出来呢!”拓拔夜柯适时的安慰掌柜,虽然听着是好话,但看向花厝的目光却充满了鄙夷与不屑。

掌柜听着也看向花厝,却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

花厝冷笑,“月色山色草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六峰峦色,有色皆空。这联可好?”

待花厝对联念完,众人皆是一惊,这联对仗工整,意境深远,和越丞相的上联合起来,是不可多得的好对!

片刻之后,望江楼外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像花厝如此其貌不扬的人竟然对出了对联,这便证明了卫国人才济济,也狠狠打了拓拔夜柯的脸!

拓拔夜柯也是气的发昏,如今丢了脸,以后还怎么在卫国讨个好名声?此人定然是和卫国丞相商量好了的,来羞辱她拓拔夜柯!

“可否劳烦公子亲自将这对联写下,本店定当好好珍藏!”掌柜此时已是完全换了一个态度,若说方才那是不屑,那么现在完全是佩服了。

花厝点头,掌柜立刻拿出上好的宣纸,铺在条案上,亲自磨了千年墨,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花厝执笔挥毫,她的字张狂苍劲,跟原主的娟秀小巧有很大不同,再为赫连晔抄写兵书时她会刻意模仿原主的字,现在倒是不用了。来羞辱她拓拔夜柯!

“可否劳烦公子亲自将这对联写下,本店定当好好珍藏!”掌柜此时已是完全换了一个态度,若说方才那是不屑,那么现在完全是佩服了。

花厝点头,掌柜立刻拿出上好的宣纸,铺在条案上,亲自磨了千年墨,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花厝执笔挥毫,她的字张狂苍劲,跟原主的娟秀小巧有很大不同,再为赫连晔抄写兵书时她会刻意模仿原主的字,现在倒是不用了。

写到结尾,掌柜提醒在后面落款,花厝思索了一下,落下两个字:“华昔”。

混迹江湖,便取这么个代号。

对联写完,掌柜又说:“华昔公子才华横溢,希望您能再留下一副上联,也好我们酒楼以后吸引更多的文人雅士。”

花厝点头,又低头继续写,不多时便写好了,落款交与掌柜。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好联!好联呐!多谢华昔公子,您能来我们酒楼,是我们的荣幸,以后只要是您来我们酒楼,再也不需要预约。今日您所有的消费,本店全免!”掌柜十分激动,直接给花厝来了一拜。众人也都十分崇拜地看着花厝,卫国人向来崇尚儒学思想。

拓拔夜柯现在倒真是气极,众人看花厝的眼神里满是钦佩,看拓拔夜柯的眼神却是不屑,仿佛在说:你是公主又怎么了?是公主也对不出对联!

花厝笑了笑,并未多言,这本是中国古代很有名的一副对联,给这望江楼,倒也说得过去。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一个铿锵有力的男声传来,众人安静下来,民众自动让出一条路,就见一白衣男子走来。

他一身蓝衣纤尘不染,恍若隔世仙人,墨发高束,看起来俊逸非凡,面容精致,可以说是丰神俊朗,气宇轩昂。最重要的是,他那与身居来的尊贵气质,竟让人联想到那金龙宝座上的九五至尊!

“太子……殿下!”掌柜好久才回神,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也有幸见过太子几面,或者说,望江楼正是皇亲贵族的专属酒楼。

????拓拔夜柯看着赫连霁,十分动情的一笑,今日来这里,当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为了赫连霁。甚至,她身上这一件蓝衣,也是为了赫连霁。谁人不知,卫国太子赫连霁犹爱蓝衣。

花厝抬头也审视这位太子,原主的记忆里,可是非常喜欢这位太子殿下,曾为了太子殿下,闹过不少笑话。

这位太子名为赫连霁,乃赫连决第三子,身为储君,自然有过人之处。原主七岁以前,母亲疼爱,加上顾倾颜又和皇后交好,原主便有不少机会接近赫连霁。

小花厝为了赫连霁吃了不少苦头,曾有一年冬天为了给赫连霁表白,穿了薄薄的纱裙,在雪地里等了两个时辰,差点被冻死。可赫连霁一直讨厌小花厝,不喜欢拒绝了也就罢了,可他就是吊着小花厝,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小花厝的一切爱慕。

这么想着花厝身形一闪,进了望江楼,在二楼寻了一个靠窗位置。这里可以将门口看的一清二楚,当然也可以看清浦罗江。

“不知太子殿下尊驾,草民有失远迎,望太子恕罪。”

掌柜这么一说,所有人才反应过来,正要行礼,便被赫连霁阻止了。

“本宫今日来此,是为了邀请夜柯公主用膳,方才,本宫已经对出了对联,可以进去了吧?”赫连霁如此说,深沉的目光却在追寻方才那一抹黑色,那人,很有才华。

“自然可以,太子殿下言重了。”掌柜滴下一滴冷汗。

花厝叫来小二,上了几个特色菜,一壶桂花酿,她对饮食没什么讲究,可以吃饱就行。不过这望江楼的菜的确好,色香味俱全,虽说不及现代来的好吃,但至少健康可以保证。

耳畔是浦罗江潺潺的水流声,心中平静不已,口中桂花酿显得更加香醇。

赫连霁似乎在掌柜的请求下又写了一副对联,不得不说他对的那一联很好,可能是原主的缘故,花厝当时也有一种心动的感觉,但也只是一瞬罢了……

???后来,他又和拓拔夜柯一起上了二楼的贵宾包间,花厝笑了笑。国家间的的政治联姻,这样的情况很正常。

《凤逆惊天:皇妃不可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